登陆注册
89698200000056

第56章 诱惑

司马顺和毛凌凤双双抢前一步,齐齐行礼道:“参见西夷王,臣奉吾皇圣旨,在此恭迎西夷王。”

李成坤白了她一眼,冷啍一声,“好你个毛凌凤,我以城池为聘,你宁死不嫁,现在为何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嫁给这个残疾王爷。这是为何。”

毛凌凤见李成坤满脸怒容,心想坏了,难道他这次来是破坏这桩婚事么?于是满脸陪笑道:“大哥,此事说来话长,等有时间小妹再于你细说详情。不知大哥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李成坤满脸怒容,生气的说道:“我特意过来,看看你到底挑了个什么样的夫君,如不经过我的同意,他休想娶你。”

毛凌凤叫苦不迭,紧紧的蹙着眉头。司马顺见状,轻轻的将她揽进怀中,从容不迫的说道:“我和凤儿两心相悦,恐怕西夷王无权干涉私事。”

李成坤斜眼看了一眼,在马上一跃而起,直接扑向司马顺。毛凌凤刚想阻拦,身体一转,已经被司马顺推出几步开外。两条人影已经缠斗在一起。毛凌凤刚想上前阻止。司马顺温柔的声音传来,“凤儿不必担心,他伤不了我,就让西夷王看看我够不够资格做你夫君。”

毛凌凤只得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拳脚生风,各不相让。一会功夫,两人都鼻青脸肿,衣服凌乱。毛凌凤见两人还不肯罢手,只得强行插进两人中间。眼看两人的拳脚就要打在她的身上,琴棋书画四人吓的大惊失色,连声疾呼。缠斗中的两人生生将打出的拳头改了方向。

司马顺一把搂住她上下打量道:“凤儿,你没事吧!”毛凌凤摇头刚说了句,我没事。就觉得怀中一空,李成坤已经将毛凌凤拽过去护在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冷笑道:“没经过我同意之前,你不许碰凤儿。”

司马顺大怒,“凤儿是我的王妃,是我的唯一妻子,你凭什么不让我碰。”

“凭什么,就凭凤儿叫我一声大哥,就凭凤儿是西夷唯一的凤傲公主。我就有资格不让你碰她。”李成坤傲然说道。

司马顺正待上前于他争辨。毛凌凤先他一步说道:“大哥,我们先上殿见过皇上再说其它的好吗?”

李成坤点了点头,拽着她的手说道:“好,我们先去见晋国皇帝,这事晚上再说。”说罢整了整仪容,换上一件外袍。

毛凌凤吩咐暗三速去王府替王爷取件衣袍来。三人重新上马,毛凌凤骑在中间,三人一起来到皇宫。司马顺换上暗三取来的衣袍,三人一起走上大殿。

晋元帝司马衍早就坐在朝堂等候,见三人齐齐进殿。众文武的目光全扫向三人,见两个男子的鼻青脸肿。互相仇视。惊讶过后,又是心中了然。

司马衍看到两人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差点笑出声来。忍住笑意,佯装视而不见。

李成坤上前拱手道:“见过晋国皇上。”司马衍也起身拱手道:“西夷王有礼了,路途遥远请西夷王先去驿站歇息。其它的以后再议。”此话正中李成坤下怀,于是他拱手道:“多谢晋元帝好意,驿站就不用了,孤王就在镇国公府住下便是,不必麻烦。”

司马衍沉呤一会说道:“这不好吧!恐怕是怠慢了西夷王。”

李成坤不以为然道:“孤王这次特意为将军而来,又岂能居住别处。元帝不必多言,孤王主意已定,除了镇国公府,哪都不住。”

司马衍看着毛凌凤,无奈说道:“那就劳烦王妃安排一切。”司马衍特意强调王妃一词,意在禁告李成坤,毛凌凤已是顺王妃的事情。

李成坤冷哼一声,不以为然。毛凌凤上前领命,和李成坤和马顺一起回到镇国公府。

毛凌凤一边吩咐下人将东侧院清理出来给李成坤居住,一边陪着李成坤在前厅用茶。三人默默无言,静静的喝着,这气氛看着有些诡异。毛凌凤张了张口,不知该如何说起。这时巧好毛叙琪和毛叙文两人下朝回来。

毛凌凤如遇大赦,给父亲叔父行礼后想回到凌香阁。司马顺把起身相送,却不料被李成坤一把拦住。像母鸡护小鸡似将毛凌凤紧紧护在身后。毛凌凤无奈笑了笑,示意司马顺先回到王府。

司马顺看着被李成坤护在身后的女子,无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得转身向毛叙琪和毛叙文告辞回府。

毛凌凤目送司马顺离去,轻轻的嘘了一口气,转身坐下。

李成坤迫不及待的问道:“凤儿,你真的喜欢上他。”

毛凌凤点了点头,说道:“王兄,你也知道。自从石城之后,我已心如死灰,原想着一辈子就这样孤独终老。却不料回京之时,皇上金殿赐婚,本想着提出三个条件,刁难一下皇上,迫使他收回圣命。却不料王爷不但三个条件样样符合,当我在大殿上公开自己无法生育的消息后,王爷却仍然当殿许诺,一生一世一对人,不离不弃。说实话,那时我心中有些震憾这是其一,其二也话赶话在那里,不得不允。当时还想着大不了一走了之。可是通过接触,我才知王爷对我用情之深,远超我想像。若非王爷赠我凤鸣剑和雪灵丹,我恐怕早就死了。”

李成坤一阵默然问道:“这么说来,你己然对他动心动情,我亦不阻拦,当时我得到消息说你被迫答应。我就匆匆赶来,看来是我多此一举。”

“不,多谢王兄不远千里,惦挂着小妹,小妹铭记于心,此恩此情,小妹无以为报,只能愧对王兄一生。”

李成坤悠悠长叹一声,”今生我们注定无缘,若有来生,我不想做你王兄,想做你夫君可以么?”

毛凌凤谓然长叹,“王兄,来生之事,今生又怎说的定。总之是小妹对不起王兄一片痴心。唯有辜负而以。

李成坤沉默半晌说道:“我喜欢你,是我个人一厢情愿,你不喜欢我,不愿违背本心。你我都没有错,错在我们有缘无份。既然你已找到相爱之人,王兄祝你们幸福快乐,白头偕老。还有三天就是你大喜之日,王兄就亲自送你出嫁。”

毛凌凤深施一礼“多谢王兄成全。小妹感激不尽。”

于是在这两天,毛凌凤陪着李成坤在京城附近的转了一圈,两人不亦乐乎。

司马顺每次去国公府,被李成坤挡住,美其名曰,结婚前三天,双方不许见面。没有见到毛凌凤,不是说出去游玩未归,就是还没有起床。弄的司马顺心头火起,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司马顺匆匆将几日军务全部提前处理好,想到明天大婚,怎么的也得在家多待几天。等军务处理完毕,已然是幕色深沉。司马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一路急匆匆的向国公府疾驰。

突然横边小巷有一辆马车直冲而出,司马顺来不及摞马,只能将马缰往后拉,马蹄高高扬起掀翻马车。马车上传来一声惊呼,一抹白色身影从马车上飞出,向青石板面坠落。

司马顺纵身一跃,将那白色身影抱在怀中,低头一看,竟是一位绝色美女,吓昏在自己怀抱。司马顺看着破烂的马车,和吓昏了车夫和丫环,不由一阵筹促。

抬头看见路边有一间客栈,抱着女子大步流星走到客栈,要了一间上房,将她放在床上,刚待转身离开。却不料女子却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司马顺低头看见女子酥胸半露,不由一愣。只见女子媚眼如丝,一脸媚惑,将胸部紧紧的贴在自己胸膛,不由明白了几分。冷笑一声,用力将女子从自己身拽下,甩在床上,回头便走,自始至终,任女子如何娇呼,都没有回头一下。

女子见他走出房门,从床上一跃而起,对着门外丫环说道:“任务失败,鱼儿不咬勾。”李成坤在隔壁房间里,看着司马顺毫不留恋的身影。不由微微长叹,“我不如你,凤儿选你是对的,希望你能始终如一。”

司马顺真觉得心中忐忑不安,干脆直接从墙上飞身跃上房顶,直奔凌香阁。见女子端坐窗前,凝目沉思,当司马顺轻轻落在窗前,女子马上起身伸出纤纤玉手。

司马顺看着女子的笑容,心中大定,轻轻从窗口闪身进入房内。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莫名觉得心安,毛凌凤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闻着熟悉的味道,分外依恋。两人相偎无言,不觉鼓打三更,毛凌凤轻轻推开他,司马顺知她意思,不舍得从窗口跳出,几个纵跃,不见踪影。毛凌凤轻轻关上窗门。

次日凌晨,睡眼朦胧的毛凌凤就被人从被窝了挖了出来,一番简单洗漱完毕。早有宫中顶级嬷嬷来给毛凌凤开脸,化妆,脸上淡淡的伤痕被薄薄的胭脂履盖,展现出完美的容颜。配上特制凤冠霞帔,描金绘凤的大红嫁衣,还有足上穿的绣凤花鞋,全是宫中顶级绣娘赶制出来。用的都是皇后用的衣料,除去凤冠凤袍配制上少了一尾,其它都和皇后无二。

当毛凌凤穿戴停当,配上那通身英气,纵是皇后也稍逊三分。这时丫环大声叫道:“皇后娘娘驾到,王少夫人到,各位全福夫人到。”

毛凌凤忙起身迎了出去,只觉得珠环叮咚,甚是不便,不觉皱眉。

王静玉在前,谢林汐在后。身后老夫人和陈氏陪着几位全福夫人。

毛凌凤连忙扶着王静玉坐在床上,皱眉道:“姐姐身子不便,为何也凑此热闹。”

王静玉浅浅一笑道:“不妨碍,太医说胎儿稳定,稍加走动,反而有利生产。难得妹妹大婚,姐姐岂有不来相送之礼。”

谢林汐一听深有同感道:“我们可都记得我们出嫁的时候,你这张厉嘴可不饶人。如今好不容易盼着这个机会,又怎能不讨些回来。”说完将一些个压箱底礼物装在锦盒里递给她。

毛凌凤吩咐知琴将锦盒接过,道了声谢。

谢林汐白了她一眼道:“你如今贵为王妃,又有军功在身,我的些许东西可入不了你的贵眼。”

毛凌凤失笑道:“在姐姐眼中,难道妹妹是如此势利么。”

谢林汐上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坏笑道:“妹妹如此倾城绝色,今夜洞房怕是王爷会控制不住自己,妹妹可要做好准备,莫要明天下不了床。”

毛凌凤顿时脸飞红霞,佯嗔道:“三人之中,唯有姐姐嘴巴最利害,又不肯饶人。怎的王大哥也不管管。”

王静玉冷啍一声,“我那书呆子大哥那里管的了她,只要我大哥说一句,她这张厉嘴就不知反驳多少句。”

王静玉也将毛凌凤仔细察看一番,嘻笑道:“难怪谢姐姐会这样说,这样美的新娘子,王爷又思念了这般长久,今晚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妹妹。妹妹可要做好准备,不要明天真的下不了床。我可还在皇宫里等着你们去谢恩呢!”

同类推荐
  • 魂醉今朝

    魂醉今朝

    水火乱世里,江湖浊浪中,危机卷土重来。家族的仇恨,让他亲手将她推离。她以一刃走江湖,揭开重重阴谋诡谲。他偷偷地护着她,却没办法说出爱她。她知他在身后,却不能回头与之相望。月似钩,如是窗中烛火透,清辉映得人消瘦,昨日旧梦难从头。试问古今痴缠恩怨人,几双能长久?古人云:“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酒明日愁。”“寒夜雨,滴到天明,滴不透。”心锁扣,红颜旧,醉重楼。醉里梦或真,恍惚他回头,泪自流。风尽处,漫白骨,夜不疏,暗生妒。曲中人,过红尘,如归去,诉情真。
  • 王妃你好甜

    王妃你好甜

    她怎么也想不到,和妈妈大吵一架冲出家门后,竟然会来到一个完全莫名其妙的地方。奉旨成婚,偏偏嫁给她最讨厌的嚣张王爷。明明说好了约法三章,不爱她,就不要碰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太子独宠娇萌妃

    腹黑太子独宠娇萌妃

    她是21世纪夏氏集团的继承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觉醒来被夏朝公主迷晕,成为替嫁太子妃,无依无靠只能呆子他身边找回家的路。他原本只是冷宫的皇子,亲眼看着母妃被皇上和皇后毒死,皇后因为没有子嗣,从他和二弟选一个为上位杀死同胞弟,如愿以偿成为太子,可他要的不止这些,运筹帷幄、羽翼丰满。他们两个原本两个世界的人,一场替嫁牵绊在一起,冰冷的他遇到青春活力的她,融化所有伤痛,可命运总是开玩笑,让他们一次次错过,洗净铅华,什么权利天下,都比不上她的的天真一笑
  • 爆笑小王妃王爷我们私奔吧

    爆笑小王妃王爷我们私奔吧

    “王妃,你看这良辰美景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男人销魂的说到。“嗯~,王爷你看今天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一些(………………此处省略1万字)”“所以~”男人一脸冷漠的问到。“所以今日不适行房事”“嗯?”“我……我来月事了”她一脸无奈得说道。
  • 冰释之人生若只如初见

    冰释之人生若只如初见

    秋入川北小寒山,枫红如火。斜斜的白石小道蜿蜒在陡峭的山间。万簌俱寂,偶尔有几声归鸟的鸣叫,在空谷回旋。夕辉残照落在山林间。空谷的深处云气聚集,雾蔼升腾恍若仙境。侧耳细听,风里有飘忽的琴声传来,悲凉哀戚,令人动容。
热门推荐
  • 太子妃是废柴

    太子妃是废柴

    法术、灵力在冲破五阶时被废,浩瀚的灵气一夜间消失殆尽。一年后。一枚星辰在寂静的夜空里,熠熠生辉,火凤重现,光耀四方。她随着火凤重现,踏上了重修之路……上。婢女:“太子殿下,容小姐把我家姑娘吓晕了。”凤君临:“来人,抓回来吓回去。”婢女:“太子殿下,暮王想轻薄我家姑娘。”凤君临:“来人,去把有想法的地方都给我剁了。”某天,她被凤君临所吓,双眼一翻。婢女还没来得及说话,男人大长手一捞。“怪本宫长得太好看,放心本宫会对你负责的。”云浅月:“……”
  • 团宠人参果

    团宠人参果

    世界上总有一类人,一出生便有着别人想拥有的一切,无论是身世、颜值、家庭亦或是友情,他们以兴趣度过人生,不用担心背后无人为自己撑腰。关婧一便是这一类人,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在家里人的关爱中长大,因为从小被家里人灌输想做什么就去做的思想,因此她的人生过得有滋有味,也活出了属于自己的璀璨人生。
  • 从一拳开始穿越诸天万界

    从一拳开始穿越诸天万界

    开局被迫穿越?还要我拯救宇宙?对不起打扰了,这种事情还是找别人干吧许多年之后凌宇坐在虚空神座上,看着底下一大片手下艾玛,真香!
  • 宝贝,我爱你

    宝贝,我爱你

    她,夏梦璇,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草根族,她已经明白:现实,才是真正的生活。他,楚榟灏,一个能力超强的现代商界神话,风流却不下流,被万千女性视为梦中情人,赚钱是乐趣,爱情是麻烦,婚姻是多余。可是命运之神却让八杆子打不着的这两人的生命线纠结在一起,命中注定……
  • 宠溺:蒲公英的约定

    宠溺:蒲公英的约定

    他是至高无上的木少,受人追捧的大明星。她是单纯无害的设计师,未来的大明星。她是他唯一的妹妹,他宠她,惯她,只要她要的,他就给。看不惯的人就虐,阴狠的人就打。这对活宝兄妹,不断闹翻,究竟是喜,还是悲。看单纯妹妹如何蜕变成长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江夏1295到2020海殇

    江夏1295到2020海殇

    宋朝真的是积贫积弱?无论后人如何评价,我都会说,如果我们生在那个年代,也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创造、去建设,去保卫我们的家园
  • 豪门绝恋:总裁深深爱

    豪门绝恋:总裁深深爱

    一段婚姻,一场争斗。豪门争夺,高冷总裁偏偏爱上了呆萌的爱人,可是一场豪门争斗冲散了他们,再次相遇,争斗不休。这辈子,有一个很爱沈苧婼的男人,一直都很爱,但是这份爱可能无法给她幸福……
  • 重生之异世甜宠

    重生之异世甜宠

    上一世。百里若溪因爱错了渣男害得百里家尸骨无存。重生一世。手撕渣男脚踩白莲花。诶不对呀!这位死皮赖脸赖上来的是谁?看百里若溪。如何玩转这异世!百里若溪是团宠!女主很强男主更强女主很狂从开始狂到最后!男女主全程冒粉色泡泡!百分百甜文!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