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乞巧七夕,出去透气

乞巧节,又称女儿节,七月初七。

顾月卿的生辰日。

如何也没想到她与君凰竟是同一天生辰,看着君凰妖异带笑的面容,顾月卿觉得仿若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慢慢滋生,说不透是什么,总归很是奇怪。

他大她四岁,他们是同一天生辰。

君凰唇角微弯,透着一股邪肆,“瞧着你这般模样,好似对本王的生辰在乞巧节这日很是意外?”

顾月卿深深看进他赤红的眼眸,而后收回目光,“是有些意外。”既是对过八字,他当是已知晓两人的生辰是同一日,却不知他当初得知时是怎样的心境,可是也与她一般有着此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受?

心情有些繁复,“王爷,宴会许还有些时候方结束,我出去走走。”

定定看她一眼,君凰薄唇轻启:“可要本王随你一道?”

“不劳烦王爷,让秋灵陪着我便可。”

“如此也好,宫中路道复杂,切莫走远。”赤红的眸子又扫一眼一直站在身后的秋灵,“照顾好你家主子。”

秋灵拂身,“是,王爷。”

待顾月卿领着秋灵从侧门走远,君凰方收回视线。微微敛下眼睫,桌上酒樽在手心打转,无人知他在想着什么。

诸如宴会这类,因着时间太长,中途离席如厕的不在少数,是以顾月卿离开,纵是有人瞧见,却也没觉着有什么奇怪。

周子御晃着他的桃花扇,看君凰一眼,若有所思。

景渊待倾城公主,似乎远比他认为的要特别。

早前倾城公主拦着景渊不让他责罚语儿,他多少也能猜得到她的用意。

她想来是在为着景渊着想。

景渊为摄政王,位高权重,这些年又行事乖张,早便开罪不少人。自然,他的威严无人能冒犯,可总归会让人生出些怨言来。

怨言这类,初时不觉如何,若日积月累,早晚会成为隐患。以景渊的性情自是不会将此放在眼里,依旧我行我素,他亦是有能力将所有隐患解决掉,难以有人奈何得了他。

然倾城公主却能为他做到能免则免。

即便她被语儿冒犯,为着不破坏景渊与京博侯府的关系,她竟选择息事宁人。

这位倾城公主,好似也对景渊尤为上心。

纵是仅头一次见面,周子御也大抵能瞧出顾月卿绝非那等会被君凰样貌所惑的肤浅女子,相反,她冷清睿智,聪慧果敢。

她能在皇后提出让她弹奏琴曲时面不改色的以那般态度回绝,不管她所说理由真假,若换作旁的和亲公主,即便有忌讳,也当不会回绝得如此不留余地。

她很有胆色,也吃不得亏,却愿意为景渊做到不计较语儿的口不择言。

*

宴会大殿外没有什么可赏景的地方,秋灵便寻了个宫女问路,而后随着顾月卿往御花园行去。

御花园离此处并不远,不过百步的距离再转个回廊便能到。

路上,秋灵道:“主子,适才听您与王爷的谈话,王爷与您竟是同一日的生辰?”

说完,秋灵又不由得在心底“啧啧”两声,这未免也太有缘了。

顾月卿脚步微顿,“嗯。”而后不再言语继续往前走着。

憋了一天没说话的秋灵却停不下来,一边打量这君临皇宫一边道:“主子,这君临的气候比起天启来似是要好上不少,瞧着沿途的花开得多好。”

走到一处蜿蜒横过荷塘的长廊,看着周围盛开的荷花,秋灵又不由赞叹起来:“这君临皇宫的布置还真不错,亭台楼阁花鸟虫鱼一样未少,再看看摄政王府,阴沉沉的,若非有那一大片的竹林衬着,怕是更冷清。”

顾月卿忽而想到那夜闯入的地方,像是君凰的常居之处。

月色微暗,顺着那条长廊走着时,她亦能隐隐看到周遭景象。那是一处很大的院落,格局怕是不比这御花园小多少,纵是看不真切,她也能闻到夜间散发出来的花香。

以她闻可识万毒的本事,自是一嗅便知那处花草种类繁多,还多为难寻的草药花木。

“这番言辞,现下仅你我二人说说无妨,切莫在旁人面前提及。”

秋灵面色微凛,“是,主子。”

自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摄政王权倾朝野,若她与主子当着旁人的面数落摄政王府而夸赞皇宫,难保不会有人借此发挥,道摄政王有不轨之心。

虽则以摄政王的权势威严,便是有此传言也奈何不得他,但天下悠悠众口,总是堵不住的。

摄政王是护国护民的战神,他可嗜血凶残,可杀人如麻,却不可有不臣之心,悖逆之举。

只是……“主子,近来您好似对摄政王尤为上心。”她其实还想问自家主子可是已决定好要与摄政王好生过日子。

若真是如此,她必举双手双脚赞成。主子有一日会夺回天启皇权,终将是要与他国合作,既是如此,何不直接让摄政王出手相帮?

一则,两人是夫妻。

二则,摄政王权势贵重,由他相帮,胜过与天下任何人合作。

以摄政王之能,配以主子的本领势力,强强联手,岂非天下无敌?

如此既能报仇夺权,还可好好过日子,夫妻举案齐眉相互扶持,多好?

啧啧,越想,秋灵越觉得此法可行,既然主子对摄政王不排斥,摄政王也没有传言那般凶残骇人,她定要好生促成他们的事。

还不及秋灵多想,顾月卿便停下,略显郑重的对她道:“秋灵,王爷终究与我拜过天地,而今我们是夫妻,你敬我为主,必也要敬他为主,即便有朝一日我回天启与他再无瓜葛,你亦要如敬我一般敬他,可明白?”

秋灵有些愕然,转而就是心底一喜,她就说主子待摄政王是不同的,瞅瞅,她还什么都没说呢,这就给护上了。

还有方才在大殿上,主子容不得旁人说摄政王半句不是,跟在主子身边五年,还头一次见她如此维护一人。

“主子且放心,属下明白。”

只要摄政王不对主子不利,她如敬主子一般敬他又有何妨?

走过长廊,两人寻一处凉亭坐下。

方落座片刻,还未怎么看这四下景致,便有一讨厌的人也出现在凉亭。

“末将见过倾城公主。”

看着突然出现的赵邵霖,秋灵暗骂一声,阴魂不散!现在连看风景的心情都给破坏了。

顾月卿凉凉抬眸,“赵少将军作何会在此处?”

她这般高高在上的质问语气让赵邵霖很是不喜,“宴会烦闷,末将便出来走走,怎地倾城公主来得,末将却来不得?”

顾月卿眸光微冷,“看来赵少将军是忘了本宫早前在宫门外说的那番话。”

彼时不远处的假山旁,君凰一袭暗红色长袍立在原处,正朝着凉亭这边看来。

眸色赤红如血。

他身后不远处正有一人朝他而来,却是身着凤袍的孙扶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兔妻归来:夫君乖乖从了我兔妻归来:夫君乖乖从了我不问远方|古言“你还敢瞪我?”“狼王了不起啊!信不信我掐死你弟弟!”北上星看着旁边一脸诧异的泉,勾了嘴角。“你敢?”“哼!”一只小手缓缓地朝着瑟瑟发抖的幼狼耳朵移动,却突然在半空改了道,快狠准地抓上了北上星的……裆下。“我还真不敢~”战熊遗子,封雷狮王,狼王兄弟,狐族智者……闻人月哭笑不得的看着舔着耳朵的小兔子,你这是要在家里开动物园吗?!
  • 不良丫头不良丫头任逍遥|古言穿越!不当后、不做妃,更不会撇家舍业去做女霸王!一个字,累,两个字,累惨了!她欧若琳才不会做这种傻了叭叽的事呢,既然老天给了她小姐的身子丫头的命。哈哈哈,三声狂笑过后,她就要将丫头的行当彻底坐穿,不做则已要做就做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的超级无敌好吃懒做、行为不良、扶软欺硬、骗天骗地、骗男骗女、美得冒泡、媚得酥骨的不良丫头。
  • 云水长行云水长行九尾灵七|古言(武侠小说)纵云行水流,山高路远,有爱随行,把酒言欢。这是一部心灵之作,故事虽发生在古代江湖,却是作者将人生智慧融入其中。这里,是一段干净的武侠情缘,是一曲酣畅淋漓的笑傲江湖,是喜笑诙谐的侠士挚友,在故事里,有你的心与你同行。
  • 兰月光兰月光古奇坤|古言晚风轻拂,窗影浮动,夏虫细鸣,月光流转,品茗摇扇,仰望星空,爱上苍穹...花前月下的浪漫,轻牵手边的幸福!晶莹如泪的花瓣在这纷扬的天幕里穿越千年......
  • 琼华一生琼华一生海听枫|古言她是代国第一才女,内定的储君妃,却被一纸求婚文书改变命运,异国他乡,她该如何生活,不争不抢,真的能活下去吗?一时间代国命运背负一身,她该怎么做……
  • NPC在古代:医见钟情,赖上你NPC在古代:医见钟情,赖上你清鸣|古言世人都只道国公府那位被废弃的痴傻大小姐突然开窍,有了一手好医术,却不知那是一个穿越亿万光年而来的未来医师NPC。 脑中自带扫描、分析、检测、定位为一体的系统,还有一个复制了主脑数据的资料库。 左手飞针走穴如神助,右手炼丹制药延百岁,就是指缝间漏出的都叫人趋之若鹜。 万人嫌突然变成香饽饽,正应了那句话: 当初叫你爱答不理,如今让你高攀不起。 只是,救得了世人,却医不了一个双人格。 每当看着爱人两个人格因为吃醋而自虐,白棠总觉得分外苦恼。
  • 奇葩王妃恋爱记奇葩王妃恋爱记慕云霖|古言因为知晓谈了3年的男友尽脚踏两只船,意外跑进了时空穿越的空间,一觉醒来,靠,竟发现自己成了有着双成身份的女杀手和仙界的圣女,一次意外的邂逅,孤冷高傲的男神凌王尽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奇葩女人
  • 公主,微臣有疾公主,微臣有疾叶谷谷|古言听说某只得了重病卧床不起,连日来都在府外义诊的冉姒心急如焚匆匆回府,推门而入却见他神采奕奕,丝毫不见病态。“你不是差人来报说得了重病,已经连床都起不来了吗?”语气不善。“是病了,还是重病。微臣有疾,名曰相思,已入骨髓,请公主赐药。”一个腹黑深情世子的漫漫追妻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蚀毒王妃蚀毒王妃煜南|古言穿越而来,姨娘姐妹尽辱之,今生自当百倍奉还,誓为报仇,惩恶殆尽。誓为一人起,一人终之。以身相许,重报深情。人情险恶,协手共进不留余地斩杀仇人。铁血王爷不过也只为心尖人儿一笑,便已满足。
  • 萌妃拒宠:冷王,别乱来萌妃拒宠:冷王,别乱来夜行衣大侠|古言昭楚三年,护国大将军夫人诞下两女,次女美艳动人,长女平庸不堪。一夕间,护国大将军府男眷集体被屠杀,父亲被打入死牢了无音讯,黎家长女被发配太医院为奴。为救父亲,她被迫嫁给当朝皇四子,备受嘲讽和冷遇,无奈卷入皇权纷争。牛流山尸骨案、官船失踪案……这些案件的背后究竟有何隐情?谁能料想,平庸无奇的她竟如此聪慧,识破真凶,揭开案件的真相。一朝名天下,她又情归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