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武侠傲世紫冥

第125章 今年圆月时 伍

“大哥言重,能与大哥结拜也是晚儿的福气!”江晚说道。

白沐灵拉着江晚的手笑道:“妹子,你武功既好又是这等漂亮,是潇哥眼拙,才将你认成了男子。”

“姐姐,你的功夫可比我大哥强得多了,他若有你的修为,那天也不至受得伤来。”江晚说道。

讲到此处,白沐灵感激的说道:“妹妹,你不顾性命救了潇哥,我真是……真是感谢你得紧。”

江晚听得她话语微有颤抖,不禁奇怪,顺着她的目光,只见她正看着自己腰间系得韩潇所赠的那块玉佩。江晚知道这玉佩是白沐灵之物,于是伸手将她解下,递到白沐灵的面前说道:“姐姐,这玉佩本是你的,这便物归原主吧。”

白沐灵不接,只幽怨的说道:“这是他……送给你的?”

江晚说道:“姐姐可别误会,这是我硬向大哥讨来的,大哥又不知我是女子便将它送与了我,其实,他也是很舍不得将这玉佩给我的……”

白沐灵却是不接,只说道:“他送与你便是你的东西,我又讨回来干嘛?”

江晚便将那玉佩放在韩潇手中,轻声笑道:“大哥,这块玉佩还是你带最为合适。”

韩潇却是问道:“晚儿,你怎来了西安?方才偷了陆天霸什么东西?”

“西安的灯市最是好看,我每年都是要来看的,陆天霸身上有一样东西对于你来说很是要紧,所以我便将它夺了过来。”江晚笑道。

“他身上的东西和我有什么关联?”韩潇奇道。

“大哥,你可是说过要带我去见你的五师兄冷文成?”江晚忽然问道。

“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韩潇更是疑惑不解。

“如今却得我带你去见他了。”江晚笑道。

“我五师兄在丐帮分舵,你可是要去见他?”韩潇问道。

“大哥,那个冷文成此时可不在丐帮分舵,他被西岐四派的人给抓起来了。”江晚说道。

听了这话,韩潇与白沐灵都是心中一惊,韩潇急急的问道:“西岐四派怎抓了他?”

“我也是遇到陆天霸时听他们说来的,他说与那个冷文成在饭馆里发生了口角,他们本不是冷文成的对手,却用迷药将他给迷倒了。”江晚讲述道。

“五师兄此时在哪!”韩潇急道。

“你放心,他此时无碍,陆天霸把他给关了起来,我便是偷了那房间的钥匙去救他的。”江晚说道。

“原来如此,晚儿,咱们这便去将五师兄救出来吧。”韩潇说道。

“冷文成此时在城南的保宁坊,离这里还远得很,咱们的脚程快,定会赶在陆天霸之前到的。”江晚说道。

得知冷文成遇险,韩潇实是着急得很,于是说道:“晚儿,你这就带路吧,迟则生变。”

江晚向二人一笑,转身钻进了巷子中。韩潇与白沐灵也展开轻功跟随在她的身后。江晚轻功之高,韩潇是领教过的。白沐灵此时见她身法轻盈,如足不点地一般,对她的轻功实是赞叹不已,心中在想,不知这是何门何派的功夫。

三人穿街过巷,渐渐远离东市而去。等入了城南之地,这里均是官家府邸,与东市的花灯锦簇和那热闹的人潮相比,实显冷清。小半个时辰后,三来到一个极大的府邸门前。

只听江晚说道:“冷文成就是被关在这里。”

“这院落真是气派!”韩潇见这院府大过丐帮分舵数倍,不禁赞叹道。

“这些都是那个陆天波的产业,他们四派打家劫舍,黑心钱多得是。”江晚不屑道。

三人悄悄跃入了院内,只见里面灯火通明却是无甚人手,显是陆天霸还未曾赶回来。

三人又来至第二进的院中,只见这府邸之大,不知后面还有几进的院落,韩潇问道:“晚儿,你可知五师兄被关在了哪里?”

江晚摇头道:“我虽不知,不过大哥你一定有办法知道。”

“我怎会有办法?”韩潇奇道。

“你此时便喊出一句话来,立时便会知道他被关在了哪里。”江晚笑道。

韩潇好似明白,于是说道:“还是晚儿你来喊。”

白沐灵此时也已明了,便说道:“这反客为主的计策虽然不错,不过四派中可是有何高手?”

“姐姐放心,四派乃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功夫不值一提。”江晚说道。

韩潇救人心切,于是高声喊道:“不好了!刚抓来的那小子逃走了!”

这喊声在寂静的夜晚远远的传了开去,只见人影晃动,院中出现数人,急急的向后院奔去。三人见这计策奏效,均是一乐,便跟在那几人的身后。

只见又穿过一个院落,那些人聚在一间西侧的厢房门口。其中一人喊道:“杜老三!那小子人呢?”

那房门一开,走出一人来,只听那人疑惑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韩潇与白沐灵却是认得此人,他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在终南山中遇到的流沙帮的那个杜老三。

“你不是喊那小子跑了吗?”有人向杜老三问道。

“我一直守在这里,他若是逃了,我怎会不知?”杜老三奇道。

“这可奇怪了,刚才是谁喊的?”众人纷纷说道。

“杜老三,咱们进去瞧瞧那小子去。”

“他被陆掌门关在暗室里,没有钥匙的话,连我也别想进去。”杜老三说道。

“刚才是哪个王八蛋乱喊!打扰老子睡觉!他奶奶的!”有人骂骂咧咧的说道。

杜老三正疑惑间,只觉眼前人影晃动,自己的同伴纷纷倒地不起。他正要呼喊,忽然见到一位长身玉立的少年手持一把利剑抵在了自己的胸前,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又见到两位极美的女子站在他的身后,其中一人更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心中又不禁纳罕。

那少年正是韩潇,除了这杜老三,其余之人已被点住了穴道,只听他说道:“端木家的人被关在哪?”

杜老三结结巴巴的说道:“在……在里面……不过,没有钥匙,打不开那暗门。”

“钥匙呢?”韩潇故意问道。

“钥匙便只一把,在陆帮主身上。”杜老三说道。

只听江晚笑道:“你们陆帮主是我的好朋友,他已经把钥匙给了我。”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了一把黝黑的钥匙在杜老三面前晃了一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