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皇后与王冠

第17章 伪世条约3

露出的点点晨光,洒在金色的城门上,懒懒的,很惬意。

忽然,金色的城门被人打开,一位高大的男子走了出来,长靴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像是什么奇异的声音。

“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啊,欢迎你们,这里是撒契王国。”穿着体面一丝不苟的管家,打开了城门,彬彬有礼地向他们行了个礼,光恰好落在他身上,那张严肃的脸被照得神圣而不可侵犯。

“真是个严肃的人。”伊锡小声地嘀咕了句。好吧…………也许,她不该这么说的。但也没有办法啊,本来就是嘛。

诺娅看了她一眼,她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一行人跟着进去了,作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们的狄尔苏他们,没有挑明身份。随着这位管家怎么安排。

好吧,事实上,管家也没有亏待他们,作为皇家管家,安排人住这种事情,当然是简单的。

于是,每个人都分到了一间华丽的房间。管家还告诉他们几个,今晚八点有为他们举行的宴会,不能迟到。

狄尔苏躺在床上,用手肘撞了撞床,软软的。自从离开了家,她就没有再碰过这样的床了呢。真是的……突然好想微微安姑妈啊,还有埃尔哥哥,还有铂爵姑父,还有女王。她往旁边一看,是她那时候带回来的那株芽,在一摇一摇的,但她没多少心情理会。

她闭起眼,想睡一会儿,今天太累了。

黑色森林里,那座暗淡无色的水晶宫殿显得特别冷漠凄清。那个红色裙子的女人撑着一把伞,遮着正在下着的大雨。大雨毫不留情的砸在地面上,似乎想要把地面砸穿。

右手抱着的娃娃很安分,它不会说话,不会动。女人满眼慈爱地看着它,一点一点地往走廊尽头的黑暗走过去。

当年,也是一样的天气,她也是一身狼狈,大雨洗干净了她身上的尘埃,雨打的她睁不开眼睛。她抬手,动作一点都不温柔的擦去自己脸上的水。在屋檐下,她休息了一下,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脸上的表情变得凄苦、茫然,身躯也沿着柱子滑倒在地上,她坐在冰冷的地上。突然的一声啼哭惊扰到了她,她慌乱着起身查看。

在她不远处,一个小孩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刚刚那哭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孩子的。她看了看天正在下的大雨,又看看那不远处那脏脏的孩子,最后还是淋着雨把那孩子给抱了回来。

“女王。”狄尔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低着头。

“尔苏,你们这是到哪了?”女王感觉这里的气息让她似曾相识。

“女王……”然后狄尔苏把事情简略了一番说给女王听。

女王点点头,眼里突然就陈出了悲痛和怀念。

狄尔苏疑惑:“女王,怎……怎么了么?”

女王摇摇头,笑着温柔道:“没事,那株芽呢?”“在我这里呢。”“好,你要好好爱护它,等你解决完这个王国的事情,我再告诉你怎么做。”

“好。”狄尔苏点点头。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尔苏你的。”女王端庄典雅的姿态在空气里也不失半点礼仪。

“我?可是,女王,我能有什么事呢?”狄尔苏不解。

“是关于你的骑士的。”女王的表情略有一点一言难尽的意思,而后又笑着说:“他比起你们有点特别,但你们会非常惊讶地,当然,前提是你们要认出他。不过好像也是很难认。”

“好的,知道了。”

女王在无声无息里消失,狄尔苏抬头,眼里遗憾的看着刚刚女王还在的地方。

“看来你很重要呢。”狄尔苏用手弹了一下这株芽,叹了口气。骑士?我的骑士么…………

“女王。”刹零看着眼前的女王大人。

“她不在了。”女王的笑容不再是那么优雅了,而是苦涩和无奈。

刹零没说话,低着头。是的,刚刚女王和狄尔苏的谈话他一直都在旁边听着,一字不落。那个王国……哦,不,那不是王国,是一个城镇而已。只是那里住着一位特殊的人,能博得女王莫大的殊荣,而那里也因为她,成了一个世外之国,由那个人掌控。

而现在那个人却不在了…………女王大人,很伤心吧。

晚上的宴会如时而至,在国王的旁边却还剩了两个位置。狄尔苏有些奇怪,还有人么?那为什么宴会都开始却不来?如此…………傲慢?真是失礼。

狄尔苏摇摇头,又低下头,她偷偷把那株芽给带来了,还好衣裙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它。伊锡的吃相最不文雅了,嘴角都沾了一些菜渍。莎菲莉略带嫌弃的看了一眼伊锡,又低头安安静静的吃自己的东西。好吧,诺娅吃的最优雅了,出来了这么多天,一点礼仪都没忘。而星赫则像是一点都没吃。几个骑士的礼仪都比伊锡的好。

“几位客人远道而来,我和杰丝来迟了。真的失礼。”商·塔和杰丝一起走进来,说是失礼,却是笑着半点认错的表情都没有。

杰丝更加了,看都没看一眼几个人,脸上还有未消去的怒色。

“国王。”等到国王面前杰丝才说话。

从他们刚刚说话开始,狄尔苏就觉得他们的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想了一下没有想出来,也就没在纠结,继续吃东西了。

一顿饭下来,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值得在意的了。

“尔苏,你吃撑了?”伊锡看着狄尔苏双手捂着肚子,以为她吃撑了,“哎,都忘了叫你别吃那么多了。”

伊锡还想多说几句,狄尔苏已经面无表情地用双手举起刚刚捧着的那小芽,作势要向她砸去。

“哇,莎菲莉救我。尔苏要砸我!”伊锡往最近的莎菲莉那边蹭去。

狄尔苏冷着脸收回了手。

“好了,真是个小天使一样。”莎菲莉掰下伊锡抓着她衣服的手。看着衣服上的折痕,哎,衣服又被弄皱了。

伊锡:“尔苏,你为什么要带着它来啊?”

狄尔苏没有表情地看了一眼伊锡,不答话。

不说就算…………伊锡默默转过头和身子,找别人说话去了。

“哼。”一声不合时宜的冷哼响起在气氛还算可以的几人中。只见杰丝头抬得高高的走过去,一个眼神都不留。“哼什么哼。”伊锡现在特别不喜欢这个所谓的什么公主,她们几个也是公主,就没见什么时候这么无礼过,连尔苏都没有!然而没有人理伊锡,莎菲莉拉了拉她的衣袖,怕伊锡突然一个冲动什么的。

“抱歉了,各位客人,祝你们今晚有个好梦哦。晚安呢。”旁边跟着的商·塔却不一样,笑眯眯的和她们道歉并给了她们最真诚的祝福。

“同愿。”几个人向他回礼。

“这杰丝真的是公主啊?怎么没有人教她礼仪么?我当年为了当公主,家里人从小就让我学那些礼仪。”伊锡气哼哼地说。

“行啦行啦,小天使。”莎菲莉笑着摸了摸伊锡的头,莎菲莉比伊锡高了半个头呢。

“早知道就不学了。怎么这样子啊,又没有惹到她,莫名其妙。”伊锡想想还是觉得很气。

“好了,我们去走走?反正也睡不着。”诺娅微微笑着,端庄典雅的气质像极了女王。狄尔苏想到了那座白色水晶打造的宫殿,一样纯白的椅子,她…………

一行人打算去走走。

“虚伪。”狄尔苏听到了两个字,声音很轻,是星赫的。但看向星赫,星赫就跟没事人一样走着,就好像是她听错了。她又看看周围,仿佛除了她没有人再听到了。

“杰丝,你现在是不是过分了?”在远处,商·塔的脸上已经全是阴霾。

“我过分?哪里过分了?”杰丝不满,连声音都比平常要尖锐一些。

“现在,你们谁也不认识谁,你这么对她们是想干什么?”商·塔狠狠地抓着杰丝的手臂,“哦,我差点忘了,也是,毕竟你败给了他们,发脾气也情有可原。”说到最后,商·塔语气里居然带上了一丝笑意。

这丝笑意在杰丝听来格外刺耳。

“哼。”

杰丝恶狠狠的看着他:“你以为你又怎么样?不也和我一样?你以为你是谁?”

“你别以为有公主这层称谓的皮护着你,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商·塔不想和她说话了,撂下一句话就走了。

月色洒下,纯白无暇,像女王的裙摆。

这里和外面的那些没什么不同,左右也不过是一片漆黑罢了。刚刚开始也会以为是被烧了,谁知道却不是,因为一点焦炭都没有,更像是被抽走了生命力而突然枯死的一样。

狄尔苏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星赫动了动眸子,余光落到她身上,一触即离,没有异常。

女王说不能在这个国家里无礼,是为了什么呢?

好像每个人都偷偷藏了一点心事,不愿意分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