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7章 离开天朝(大结局)

叶绝尘原本只是想利用任秋水来威胁任宁海,因此在杀了映竹的时候,并没有设置些什么线索将杀人凶手的身份引向任秋水。

因此,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后,证实任秋水并没有杀人,结论是那具女尸是自杀身亡。既然跟任秋水毫无关系,任秋水自然也就被放了回去。

柳孤城和任纤雪在接到南兮的书信后,得知了柳念依被下毒一事,两人十分愤怒,当即决定马上启程前往天朝的京城。

整个使团日夜兼程,本来一个月的路程,只用了半个多月。

南兮早已进宫向叶萧楚禀明了凉阜国国君要前来出使的事情,只是隐瞒了凉阜国国君和王妃就是当年的刺客柳孤城和任纤雪的事。

当柳孤城和任纤雪进京后,两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了身便服,前往回王府去看望柳念依。

柳念依经过了半个月的修养,身体状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只是眼睛仍然看不清。

当柳孤城和任纤雪见到眼神迷茫的柳念依时,不禁心疼的流下了眼泪。任纤雪紧紧地抱住了柳念依,自责不已。

“都怪娘,娘那么信任你舅舅,竟然没想到他竟然会害你的性命!还好你没事,不然让我可怎么活啊?”

柳念依虽然看不清,但是她能感觉到抱着她的就是她的母亲,那熟悉的怀抱,让她安心。

柳念依坚强的外壳开始碎裂,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放声大哭起来。

柳孤城将任纤雪与柳念依一起抱住,三人一时间都痛哭不已。

第二日便是与叶萧楚商定好的使团进宫的日子。柳孤城与任纤雪丝毫没有掩饰身份的意思,大张旗鼓地进了宫。

叶萧楚早就听说凉阜国的新国君继位后,凉阜国发展繁荣,国家实力增强不少,他担心凉阜国虎视眈眈,会随时对天朝发动战争,这也是他为什么护着任宁海的原因。

叶萧楚对这位凉阜国的国君也是十分好奇,只是没想到,当他真正见到柳孤城和任纤雪的时候,脑子嗡的一下,差点当场失态。

不仅叶萧楚被震惊到不行,大臣队伍中的任宁海更是被冲击的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他看着眼前一身华服的任纤雪,样子与记忆中的那个任纤雪重叠了起来,让他又惊又喜。

虽然几人对对方的身份都心知肚明,却谁也没有拆穿,只是按着正常的邦交出使进程走完了过场。

历时十天的使团拜访结束之时,柳孤城向叶萧楚提出,他和王妃想要和任宁海单独聊一聊。叶萧楚自然是准了,于是命宫人将任宁海带到了偏殿之中。

任宁海忐忑不安的在偏殿中来回踱着步子,他很想念任纤雪这个唯一的妹妹,可是却因为给柳念依下毒的这件事而后悔不已,觉得没脸面对任纤雪。

任纤雪一进偏殿,便走向了任宁海,在距离任宁海不远处,跪了下来,郑重地向任宁海磕了个头。

“纤雪见过兄长。”

任宁海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他伸手将任纤雪扶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道:“纤雪,你还愿意叫我一声兄长,我真的是羞愧难当,唉,兄长真的是一时糊涂啊!”

任纤雪顺势站起了身,本来想要当面指责的话,在见到一脸沧桑的任宁海后,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兄长,十几年未见了,你老了不少啊!”

任纤雪发现任宁海耳边已经添了不少的白发,完全不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

任宁海心里发苦,自从对柳念依下毒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安心的睡个好觉了,经常整夜整夜的失眠,心里的愧疚折磨的他快要发疯。

而另一方面,夫人因为担心任秋水,整日的念叨着让他去向皇帝求情,也着实让任宁海头痛不已。结果就是,任宁海几乎在几天之内,一下子增加了很多的白发。

“唉,兄长老了,糊涂了不少。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可是我还是想问一问,念依她,她现在怎么样了?”

任纤雪沉默不语,脸色有些凝重,这让任宁海愈发的难受。

“念依她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是身体元气大伤,体内的余毒无法全部清除,以后都会体弱多病。而且寿命也受到了影响。”

任纤雪的心里难受的不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柳念依是她唯一的女儿,从小到大从未遭过这样大的罪,这几日,她看着柳念依再不似当年那般活泼好动,她的心就像被一把刀扎个不停一样。

任宁海听罢,便双腿一弯,跪了下去。任纤雪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去搀扶他。

“兄长,说不怪你,那是假话,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肯定能体会到我的痛。可是这些天我也想了很多,若不是当年我任性妄为,逼你放我走,撒了如此大的一个谎,如今也不会发生这一切。何况,念依她也说,这两年里,你对她多番照拂,我也很感激你。只是这个心结是一辈子都挥不去了。念依这件事就是对我的惩罚。我今日来见兄长,其实是来告别的,明日我们就要回凉阜了,此一去,恐怕有生之年再难相见了。因果轮回,也是你我兄妹缘尽于此了。”

任纤雪说完,便转身离去了,独留下任宁海跪在偏殿之中,泪流满面。

凉阜国的使团离开后,叶萧楚才想起任宁海,他来到偏殿,看到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此时佝偻着身躯微微抖动着肩膀,在偷偷地啜泣。

叶萧楚十分不忍,他没有去揭穿任宁海,只是站在偏殿门口处,对任宁海说道:“任将军,任秋水杀人一事,寡人已经派人查清了,那死者是早就被赶出大将军府的丫鬟映竹,她早在任秋水去之前就已溺亡。因此,任秋水是冤枉的,寡人已经派人去将任秋水送回大将军府了,你赶快回去看看吧!”

叶萧楚转身慢慢地往御书房走去,他抬头望着天边的红霞,对着身后的太监总管,感慨道:“我们这些人究竟是为什么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说起来,还是萧寒的人生最幸福吧!有疼他的师傅,有他爱的人,有那么多衷心的下属,我倒是希望能跟他换一换啊!”

任宁海在偏殿里努力平复了心情后,才拖着沉重的身躯回了大将军府。

他刚一进府门,就见到背着行囊的花姨娘和任心怡,好似要出门的样子。

任宁海疑惑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花姨娘一改往日虚弱不堪的样子,精气十足的回道:“将军,花栖影今日就要离开大将军府,回凉阜国去了。”

“什么凉阜国?你说你要回凉阜国?”

“是的,我当年就是为了寻找首领才会愿意一直待在大将军府,我以为在这里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但是如今,首领既已回国称王,我自然是不必再委屈自己待在大将军府了,所以特来告辞。”

这些信息让任宁海无力招架,他差点晕了过去。

原来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是凉阜国的奸细吗?而且她嫁给自己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妹夫?任宁海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甜。

他努力的稳了稳心神,强压住怒火,“你要走可以,可是心怡是我的女儿,我不允许你带走她!”

“将军,我从未怀过你的骨肉,心怡她不是你的女儿,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的遗孤,所以我必须带她走。”

任宁海这次彻底的泄了气,他实在想不通,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得到今日这个下场的?

第二日一早,凉阜国的使团便离开了驿馆,往凉阜国而去。

柳念依坐在车上,掀开了帘子,看着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生出些许不舍。

毕竟她也在这繁华的京城里生活了两年,经历了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如今就要离开了,过去的两年就像梦一样,变的越发的不真实。

柳念依放下帘子,回头笑意盈盈地问叶萧寒:“你跟着我走了,以后可再也没机会回来了哟,你会不会后悔?”

叶萧寒温柔地看向柳念依,揉了揉她的头发。

“傻瓜,我这辈子做的最不后悔的决定,就是跟着你,你这辈子都甩不掉我了!”

虽然你总是害的我倒霉,可我依然这么爱你,而且愿意爱你一辈子,我的扫把星王妃。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帝尊大人:求放过帝尊大人:求放过梦心鱼|古言21世纪闺蜜背叛,我忍,结果魂穿了,渣姐,恶毒妹妹,白莲花,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为毛追着她跑得帝尊的大人是种马,妈妈咪啊,帝尊大人求放过
  • 生死恋之火焰鸟生死恋之火焰鸟木子li|古言他是魔教教主,偏偏爱上了平凡的她,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之后却要面临她永远沉睡的惩罚。她已然为人妻子,却身不由己的被人控制,唯有让自己不再清醒才能得到平静。四叶草象征着幸福,对很多人来说,它代表了名利双收,对他而言却只代表着一个人的名字......
  • 妖孽国师:嚣张凰女求放过妖孽国师:嚣张凰女求放过蜜桃和奶昔|古言一次意外,偶然疏忽,挚爱之人离她远去;千金杀手,清纯学生,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她?一朝车祸,双生姐妹花回归故里;异世血影,妖孽国师,她是否敢再爱一场?一切都是未知,阴谋袭来,她能否坦然面对......
  • 霸道王爷:邪宠废材妻霸道王爷:邪宠废材妻千落颜|古言二十一世纪杀手,一朝身死,穿越东霓国。是前世之缘的召唤,还是今生幸运巧合?继母姐妹陷害,她一一破解,让你们自作自受!不长眼的前来冒犯?想死?那好,成全你们!天材地宝,灵宠异兽,尽在囊中,妖孽殿下,死缠烂打,她不为所动,可一个不小心还是失了身……妖孽夫君邪魅一笑,“娘子,睡都睡过了,还想跑吗?”内忧外患,且看他们如何携手共进!【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尽天下之负焱天下倾尽天下之负焱天下墨雪翳|古言风扬纱衣,七重纱衣,血溅白纱,霞白纱衣绽开冰血蔷薇,蔷薇眯眼,眯眼血染蒹葭。焱国江山岌岌可危,就在周军将要进入焱国首都的前十天,颖雪再次回到了焱国,看到了傅邵仪。他面容还是不曾改变,依旧是倾国倾城,此时的正搂着颖铃欣赏美人笙歌。相见已是无话,对酒当歌,咫尺天涯。再回玄天阁,拂去一身雪花,并肩看天下,只是今日的天下不再昔日繁华。血染江山又怎敌眉间一点朱砂,说爱折花,不爱竹马,终是为你负焱天下。
  • 青眉煮酒青眉煮酒阿风八千|古言似是而非的历史,隐隐作痛的疤痕,你放得下江山,我却拿不起一低头的温柔。 本书已建书友群:9665104,喜欢《青眉煮酒》的亲们可以申请加入哦。
  • 娇宠小毒妃:纨绔王爷,宠上天娇宠小毒妃:纨绔王爷,宠上天岑白|古言将门孤女,才貌双绝,绝世无双,堪比诸葛。却痴恋宁王,十年辅佐,终成千古一帝。 凉薄如他,一道圣旨,将她钉死在棺材之内。 那被封的新后却巧笑嫣然的出现在她眼前, “十年筹谋,真是费心姐姐为我谋的这母仪天下。” “哎呀,姐姐你难道不知道你那腹中的孩儿,其实是成了我的药引啊!” 顾茗虞仰头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怎么也没想到,十年的想扶相持,竟然是一场笑话! “谢鼎宁,上天入地,我定要你黄泉相陪!” 可怜天道,重生十岁那年,她还未成为孤女。 极品亲戚,叔伯兄弟,还有那偏心的祖母一堂算计。 这一世,她定然要全身相护,护出个锦绣家园来。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打马街前的纨绔小王爷竟然打上门来。 “江山为聘,定你如何?”
  • 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夜南潇|古言意外穿越,从大龄美剩女变成了呆萌小萝莉,天啦噜!这也就算了,还家贫人口多,人多矛盾多,怎么办?幸好老天开眼,附送空间药田一枚,发家致富妥妥哒。咦,好不容易就要过上幸福小日子,各种桃花一只只的凑了上来,赶都赶不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庶女翻身:一品皇子妃庶女翻身:一品皇子妃凤凰姑娘|古言那日青楼之中,如衣正坐在铜镜之前想着之前之事,她本是一品太傅沈柯之庶女,奈何那日,皇上突然将沈柯关押大牢日后问斩,沈府上下,逃的逃死的死伤的伤,听闻旨意,只要是沈府之人世世代代,生男为奴,育女为娼,她也未能幸免于其中,可她为此不服,在这沈府她和娘亲从未过过好日子,如今却要被连累卖至青楼,为此,她必须逃!
  • 江山画情江山画情月下影客|古言他,是江湖一殿之主,有着不苟言笑,杀人如麻,冷若冰霜的江湖称谓。他,是大雍拥有十万麒麟军的夜王,有着铁血手腕,淡漠无情,傲睨万物。她,一抹异世之魂,出生武将世家,喜欢文韬武略,熟读兵法,精通医药,时而静如美玉,时而动如狡兔。她是踏雪庄主,花落酒君,身份重重,复仇路上,且看她如何与他江湖相遇,江湖情许。再回京雍,他闻声识她,且看一场江山盛宴,一场江山情缘如何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