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盛世暖婚0a

第2章 回归(2)

刚想着,就看见了两个人影,一白一粉的,季如歌向父母说了几句,就拉着她们回房间了。

房间是欧式风格的,以白色为主,简单而干净的卧室。

“哈哈,宝贝。”慕倾颜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镶了一圈乌黑闪亮的长睫毛,眨动之间,透出一股聪明伶俐劲儿。

“你两个咋一起?”别说是碰巧的。

“宝贝,你怎么回来的这么突然。”白若涵相对于慕倾颜,还是安静一点。她的心境始终保持平衡,她的脸孔平静、清明、恬适,看上去仿佛永远在笑,那是一种藏而不见的很深的笑,这表情给人一种安详宁静之感。

“想回来就回来呗,不行啊?”季如歌假装生气道。

“当然行,我还以为是为了某人回来的呢?”白若涵说的意味深长的。

“闭嘴不许提他。”虽然她是喜欢顾以深,但是她不想太贪心,因为已经有比他更重要的人了,自己的一厢情愿,难道还要人家为你买单?

“好好好,我闭嘴行了吧。”白若涵知道她的脾气,还是闭嘴吧。

“对了,你们快大学毕业了吧,打算做什么工作啊?”

确实,她出国四年,却没有好好享受过大学时光,但是她们两个应该快毕业了。

“唉,别提了,说多了都是泪啊!”慕倾颜边说还边故作擦眼泪的说道。

“说说看,我能帮上什么忙。”季如歌觉得慕倾颜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

“也没什么,就是她前段时间和花瓶校花打了一架,结果把人家鼻子打歪了,后来被校董会的人知道了,扣了她毕业证书,而且,而且……”白若涵一副风轻云淡的诉说着慕倾颜这段时间来的丰功伟绩。

“而且什么?”一说,季如歌就更加好奇了,任谁都有颗八卦心。

“而且,那校董是顾家顾以默,我不敢跟我爸说,原本以为你跟他大哥有一腿,然后请你出面,跟他说道说道的,可结果……”慕倾颜越说越小声,没办法,她怂得很。

“结果,谁告诉你,我跟顾以深有一腿的?”季如歌真想知道这人脑子里装的是不是浆糊,还好是在房间里,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就随口一说,要是没有你那么激动干嘛?”有猫腻,额,看着不像啊,慕倾颜头疼。

“其实呢,我倒有一个办法让你顺利拿到毕业证书。”白若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熟人就知道她又要害人了。

“说说说。”其实这事吧,她也挺急的,不到两个月就毕业了,她拿什么跟爸妈交差。

“小事一桩啦,瞧把你给激动的。”慕倾颜汗颜,她有吗?

“就是让你把顾以默给睡了,毕业证书不就是你的了吗?”季如歌和白若涵可是坑人一把手,分分钟入戏。

慕倾颜听完这话,脑子一片空白,全是五个字,睡了顾以默,睡了顾以默,妈妈呀,让她睡了那货,她宁愿去死吧。

“不愿意也没事,毕业证书就晚几个月发而已,人家也不是不给你,只是伯父伯母那里不好说吧?”白若涵把玩着指甲似有似无的说道。

“还有其他办法吗?”慕倾颜觉得顾以默就是她的克星,明明前不久他还不是B大的校董啊,怎么就。

“有啊,叫你爸买了学校,你想要多少本毕业证都行。”慕倾颜觉得白若涵就是故意的,这样的话,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们呢,她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肿么办啊,该死的顾以默,我跟你没完。

“说好的帝国好姐妹呢?唔唔……”关键时刻,慕倾颜觉得还是卖萌求可怜的比较好。

结果卖萌了半天,都没人鸟她,她也只能缴械投降了。

“唉,要说睡了顾以默也不是不行,只是怕他活不好而已嘛!毕竟他那么花,谁知道是不是不行啊?要不然连个正经女朋友都没有。”慕倾颜说完这话,季如歌和白若涵差点石化了。

她居然说顾以默不行,难道她不知道男人最讨厌说他不行吗?她们敢打赌,要是顾以默在,分分钟让她知道他到底行不行。

“人家怎么可能不行,可能早就身经百战了就等着你上门求睡呢?”季如歌真想说,顾以深才叫真的不行,不仅技术差,体力还好,当初差点没把她给做死在床上。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也说出来了,这就尴尬了。

季如歌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地抬头看着她俩,“那个,别误会啊,我瞎说的。”

打死她,也不说这是真的。

“你们睡过我们知道,但是他技术真的那么差?”虽然也就她两个知道。

“不知道。”她能怎么说,说他行,行得儿子都弄出来了。

“放心,只要不是细软短,三秒男,就知足吧你!”白若涵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其实她在想,顾以默和顾以深,身材那么好,长得又帅,如果不行的话,那白初晨会不会也?

越想越不对劲,不会是真的吧!

那她后半辈子的性福生活岂不是没了?

“别想着你家老白不行,他肯定杠杠的,可能是见到你就石更不起来而已。”要说补刀小能手非慕倾颜也。

“你,有本事你让顾以默对你石更一下啊?”她白若涵最经不起挑衅了,这是莫大的耻辱,他白初晨为什么对就她石更不起来了,哼。

千万别惹白若涵宝宝,因为她生起气来,连她自己都害怕。

“我为什么要他对我石更的起来?他对我石更不起来才好呢,我就怕他一看到我就石更了。”季如歌汗颜,这两大污王真不是一般的污。

“行了,你们两个也不怕被人听到?”虽然不怕,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还左右看了看,生怕被人听见了。

不过,她说的对,门外有三个男人已经石化了,因为三个女人居然说,他们石更不起来。

而屋里的女人还不自知。

还在津津乐道的说男人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