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妖神独宠:女帝陛下你好丧

第135章 138大结局(二)

“怎么会是他?不可能的。这千年来我同他交手的时候,没有一次察觉到他身上有会应劫的征兆。怎么可能?他不可能会这般跟你一样不珍惜自己的……他向来都是惜命的……”

离越有些不太相信云隰的话,他匆匆忙的回过头去。

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倘若是云隰的话,自己还有把握让她不去承劫,让人界就这般随着这场劫数消失,留下人神,自从之后,还像从前一般生活。但是……

但是,子濯这样一个变数,生生将自己的计划都尽数打乱了。

他这种性子的人,必然不会牺牲人界,必然会自己承担了这灭世的劫数。

十有八九……这便是死劫。

离越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就在方才,就在云隰说出是子濯承劫的那一刻,离越脑海中有无数种说服自己的话,他告诉自己,就让子濯死在这场天劫中便是了。这样云隰一直想要保住的人界便安全了,云隰不会有事,妖界向来不会主动惹事生非,由此看来四界也能太平。

倘若子濯殒世了,云隰也不会一直心心念念着他。自己便是唯一一个能够留在他身边的人。如此千千万万载。

还怕,她不会爱自己么。

但是,但是……

离越,又怎么忍心见得,从小长大的唯一一个至亲之人,就这般殒世了呢?

“离越,即便这样,你还是不准备告诉我么?”

身后,传来了云隰的询问。离越猜测,就依照云隰得性格,倘若自己还不说的话,想必下一刻她自己便会冲出门外,自己去寻找子濯了吧。

离越哀叹一声,不知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

“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

“今日一过,便是人界的天劫。”

“你也不必太担心他……当日你醒来时,我并未封锁任何消息。恐怕这世间四界,都已经知道神界女帝又重新回来了。子濯想必已经知道,并且向这边赶来了吧。”

“可是……”云隰忽然从床上一跃而下,双手一挥,云宫的门便被打开了,“倘若子濯要承劫的话,又怎会来见我!”

随后一个闪身,便冲出了殿外。

离越这一次并没有拦下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已经纠缠的累了。

离越想:不论如何,自己也不应当再去干涉什么了罢。

神隐界同离越的行宫并未差多远的距离。三日未过,不过暮色已经降临了。眼看着那一片大好的河山就即将隐没在无边的夜色中。

令虞同途野现如今正在日夜兼程的赶路。

早在当日确定了两人便是人神之后,子濯便为两人的神格开启了封印。

不过,子濯在开启封印后,并没有带着两人前去寻找云隰,反而是将一件雪花样的玉玦交到了令虞手中。子濯握着那片玉玦,眼中仿佛流露出了从未见过的柔情。“这东西自会带着你们去寻找云隰的。记得到时候将此物交给她。”

令虞双手接过,不过却抬眼看向了子濯,仿佛有着诸多疑虑。

子濯只一眼便明白了令虞的意思,浅浅一笑,安慰道:“天劫的事现在还并没有多严重,我可以帮你们争取几日的。到时候你们在赶过来也不迟。我总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这般一说,令虞便将信将疑的将那片玉玦收到了手中。

“那便劳烦子濯哥哥了。还请,多保重。我们去去就回。”途野有些担心的看着子濯,“子濯哥哥千万不要骗我们。”

“骗你们作甚?我也是堂堂一界主神,区区天劫我就算抵挡不住,也能扛上几天的。”

“不必再担心了。我定会保重的。你们也快些上路吧。”

说罢,子濯便捻了朵云来,将两人送了上去。

至此处,三人便彻底分开了。

令虞始终都紧握着那块玉玦,腾云的事情便都尽数交给途野去做。不过,原先一直紧迫划过的风,此时却都静了下来。

手中的玉玦也隐隐发出光亮。

“怎么了?”令虞问道,莫名的欣喜袭上心头。

“你看前面那人,可是云隰姐姐?”

令虞定睛一看,正是方从云宫中冲出来的云隰。

果然,手中的玉玦光芒大作,现下根本不听使唤的就要像云隰飞去。

云隰显然是见到了两人,迅速便向这边闯来。那玉玦应声而动,直接飞到了云隰手中。

“云隰姐姐!”令虞由于激动而有些颤抖。

云隰握着手中的玉玦,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

“令虞,子濯他……你们在哪里分开的?”拼拼凑凑,云隰终于算是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见到云隰这般反常的表现,令虞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们在玄星宗附近的凉城中见过的。子濯哥哥他,怎么了么?”

云隰忽然有些仓皇。看起来子濯的计划当真是天衣无缝了。

云隰忽然笑的有些苍凉。

“你们两个,便在这神隐界待几天。去楚明山上,找一个有结界的地方。里面有一个树妖,名唤杉习……”

两个人也并不耽搁。见到此时云隰十分焦急地样子,便知道,定然是子濯当时离开的时候隐瞒了什么。说罢“请保重”之后,便翻身入世,进入了神隐界。

云隰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忽地抬起手来,冲着两人的背影一挥。

两人身上顿时呈现出一种乳白色的光晕,整安安稳稳的保佑着两人。

“果然。”云隰默默道。

握着玉玦的手渐渐收紧。

千万年前,在还没有人界的时候,云隰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一眼创世神曾说过的“雪”。不过当时的三界都并没有冬天,以至于云隰的愿望从未实现过。

后来忽然有一日,子濯提酒来到了神界外,却并没有进入云隰的神殿中。只是忽地在神界中舞起剑来。

等到落地之后,便叫人请女帝出来一见。

云隰记得,当时一经抬眼,便是洋洋洒洒的雪花从天上滚落下来,灼灼了众人眼。

大雪中,他向云隰伸出手来,轻声问她:可喜欢?

喜欢,自然是喜欢。

那是云隰并未说出口,连带着对大雪,连带着对子濯。

错过,一遍一遍错过,原来你曾经给了自己那么多次说喜欢你的机会。

云隰将手中的雪花握紧,忽然从中察觉到了一丝封印的神力。

云隰眉头一皱,顿觉不好。当即便将其中的封印打开了,其中所蕴藏着的汹涌澎湃的真气瞬间便涌了出来。

那是属于……子濯的神力!

他要做什么?

天边顿时传来震耳欲聋的响声,原本便已经昏暗下去的天际此时隐隐约约显现出撕天的红色。

愈演愈烈,很快便蔓延开来。

人界的天劫,正式临世了。

云隰疯了一般向那处赶去。天劫必然会应在承劫者身上,所以红光愈浓,便愈有可能是子濯的所在!

“不行……”

子濯,你千万,千万不能有事!

……

真神的拼尽全力,将这本应该漫长的时间,缩短到了半日之内。

人间,百里荒泽。

红光已经将要散尽了,尘土泥水混合在一起,半数清澈半数混沌。

子濯正清清爽爽的站在那里,看着匆匆赶来的云隰,眉目温存。

他只是现在那里,并没有动作,云隰一边走,一边眼泪不住的滚落下来。

“子濯。”云隰抬起手,颤抖着将自己手中的那一片灵玦递过去,“我们……我们回去吧,好么。”

子濯似乎是扯着嘴角笑了笑,依旧是记忆中辗转轮回了千百次的温柔。

“好,都依你。”

红光散尽,人间百里荒泽,终是落雪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