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科幻无极之神别黑我

第224章 颠覆之前的所有情节(结局)

还有八天…...

第一天,天眼和混沌之气加速融合,刘书颜问,“天算是什么?”

混沌之气答,“那不重要。”

“为什么不重要?”

天眼说,“不知道,反正没心情思考这个问题。”

第二天,天眼和混沌之气继续努力融合,刘书颜还是问,“天算是什么?”

混沌之气吐槽道,“你不问自己是什么,管人家是什么做什么?”

“我觉得弄清楚它是什么更有意义。”

天眼吐槽,“活下来才有意义。”

第三天,天眼和混沌之气仍然在融合,然而困难越来越大,可是它们越来越努力,因为这好像是唯一活下去的机会了。

刘书颜又问,“天算是什么?”

天眼吐槽,“你想了快三天,我们却想都没想过,你来问我们做什么?你直接去问天算得了!”

第四天,刘书颜没再问,他开始进入了深度冥想,这次进入的非常深非常深......

他回忆了这一路的奇葩经历,回忆了无声大仙和自己说过的所有话,回忆了没头没尾大师的所有教导……

第五天,刘书颜不仅没有从深度冥想之中出来,还进入了更深度的冥想。

一直到了第八天,他还没有从冥想之中出来,混沌之气和天眼的融合几乎就差百分之一了,可是怎么也没法成功。

“要不要将他从冥想之中喊出来?”天眼问混沌之气。

“哎!他就是出来也帮不了我们,而且他待在里面还挺舒服,就让他待着吧!因为以后就有累世的苦头吃了,这下舒服点也好。”

天眼和混沌之气已经放弃了融合,它们知道最后这百分之一是没希望完成了。

它们绝对想不到刘书颜在这次深度冥想之中破除了时间和空间对自己的束缚,碾碎了维度的宇宙观,彻底进入了忘我的境界,这时候天算是真的找不到他了,他心明眼也亮了,看穿了天算所有的骗局,他拥有了真正的慧眼。

“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混沌之气和天眼融合后才能得到慧眼吗?”他起初这样问自己。

后来他终于明白,原来一切都是天算设计的局中局。

只要有欲望就会有天算,所以当初他想得到的慧眼是欲望,因此那个慧眼就算得到了,也没法逃出天算的鼓掌,它只是个假慧眼,包括这个所谓的新算法,也是他的欲望追求的结果,所以新算法也是天算的棋子而已......

“真是防不胜防啊!”刘书颜感慨道。

刘书颜终于发现真正的慧眼就是自己的心。

他心明了,慧眼也就开了。

和天算约定的时间到了,天算来了,却找不到张明境。

它歇斯底里地怒呛混沌之气和天眼,甚至于咒骂新算法,攻击它,新算法终于忍无可忍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发现不了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天眼和混沌之气也无比疑惑道。

“怎么回事?.......你们不需要知道了,因为你们都将被我抹掉,知道了也毫无意义。”

“为什么?”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同时问道。

“哼!”天算没有回答。

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似乎在发抖。

就在这时候,刘书颜的信息忽然出现,而且无处不在。

如果天算有意识,这信息已经占满了它的整个意识,并抓住了它的所有注意力,让它无暇顾及其它,关键是刘书颜的信息超越了天算掌控的所有领域。

“这不可能?”天算咆哮道。

“事已至此还说不可能?”刘书颜笑道,“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有我罩着你们,你们不用当心,这货已经奈何不了我了。”

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几乎异口同声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老大~!”

“我得到慧眼啦!慧眼不是向外求,而是向内寻,我们一直被这货引导着向外求,所以方向错了!”

“......高级啊!”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停顿了片刻后终于领悟了,异口同声地赞道。

“而且我已经看穿了这家伙,知道了它的真面目。”

“哦~!”天眼立刻惊叫道,“什么面目?”

刘书颜笑道,“当我在深度冥想里实现忘我的时候,我首先看见时间不在了,在我眼前的只剩下大大小小的无穷无尽的每一个三维空间生命的故事;接着,我发现空间也不在了,在我眼前仍然只是大大小小的无穷无尽的故事,只是这次包括了每一个维度生命的故事,包括无声大仙、白道、大虎、无影、宁、侍......还有我自己的;最后,我发现维度破碎了,那些故事都不见了,每个生命和每个故事都成了一缕缕相互纠缠的关系,这种纠缠关系遍满一切地方,填满一切空隙。”

“那天算究竟是什么?”混沌之气迫不及待地问。

“它就是这些纠缠关系。”

这时候,天算的声口有些颤抖,它问,“那你现在在哪?”

“我不告诉你。”

“为什么?”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啊~~~~~!”天算一声长长的……应该是感叹,或许是抱怨,或许是遗憾,又或许是怒吼……这一声之中内含非常复杂的情绪。

片刻后,天算忽然笑道,“哈哈哈……我知道你在哪?”

“哦!你说说我在哪?”

“哼!你和宁的纠缠还在,我已经定位到你了。”

“聪明!”刘书颜终于从深度冥想里慢慢出来了。

“所以你还是输了。”天算得色地说。

“那又怎样?我又不在乎输赢。”

“可是它还是能弄死你。”天眼这时候紧张道。

“它或许可以,但是它不会这么做了。”刘书颜笑道。

“为什么?”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异口同声问。

“咳咳!”天算这时候说,“游戏有游戏的规则,既然他过关了,我弄死他又有什么意义?何况......”

“何况什么?”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又异口同声问。

“问那么多干什么?和你们说了也不懂。”天算呛道,接着又对刘书颜说,“你可知天外有天?”

“知道!”

“那就好!”天算说完就走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混沌之气、天眼和新算法再次异口同声地问。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们又何必这么多事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白吗?”

“不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