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

第155章

“哼!”赤云炆突然站起身来,眉头紧皱,径直往门外走去,“和安公主,我们该回野梅国了。”

“皇上,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能不能......”齐雨萝着急了,拉着风弱见的手,舍不得离开,还想说什么的。

可是这里哪里还看得到赤云炆的身影,风若见赶紧拉着齐雨萝的手,把她往门的方向轻轻推了推,“萝萝,快去吧!祝你们幸福!”

齐雨萝红着眼眶,依依不舍,福了福身,“皇叔,萝萝告退。”

齐雨萝和赤云炆当天就返程回了野梅国,张孺壹江文等人也被收押,次日问斩,满门抄家,连同张孺壹一党的那些漏网之鱼通通用渔网捞了起来,宰杀了个干净。

陈英渠一家也因此被关押了起来,问斩是必须的了,包括丽妃,蓄意谋反,参与谋反那可都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一个也逃不了。

几个月后,太后大寿当日。

因着君儿平定了张孺壹江文等人谋反一事,太后十分欣赏这个皇二孙,也和你赞成齐云敬写下诏书,册封君儿为皇太子。

“我们君儿将来绝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君王。”太后和妃嫔们说笑着,到哪里都不忘记夸赞君儿。

“太子聪明能干,乃人中龙凤,身份尊贵,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孩子,遇事处变不惊,像极了皇上。”芳兰陪同在一旁,亲自给太后斟茶。

“说到这儿,这么久了,怎么不见兮儿和怜嫔呢?”太后突然想起来了,宫宴都要开始了,还不见那娘俩来。

这时,齐云敬也刚从御书房办完事过来,说好的是在宫宴上等她,可是来了正好听到太后问怜嫔和兮儿,难道她们还没来吗?

“娘娘呢?”齐云敬转过身去,问着那些宫人。

“皇上!”冷不丁的,这么个大好日子,一个宫女咋咋呼呼莽莽撞撞的跑了过来,雨芝正欲上前定罪,那宫女连忙趴在地上磕头。

“怜嫔娘娘突然肚子疼得厉害,桂嬷嬷说怕是要生了!”那宫女大声的说道。

“是吗?”太后高兴的站了起来,虽然预算的日子还没到,好似还提前了一个月,太后人还没走出圆桌,齐云敬的身影就风一样的不见了。

芳兰扶着太后,眼里的笑意是那么的失落,“太后,臣妾陪您过去。”

桃安轩内。

楚若修停了消息也是急匆匆的跑来了,不过他只能在桃安轩的大门口焦急的等着,看到齐云敬来了,赶紧过去行礼。

桃安轩里传来风若见的尖叫声,还有陆嬷嬷和桂嬷嬷的声音。

“热水!热水!”桂嬷嬷催着梨香和粉红再去拿热水。

兮儿扒在主屋门外,听着风若见的叫声,连续叹了两三口气,都过去一炷香的时间了,又不是头胎生的,怎么母亲还没有生出来呢?

齐云敬焦急的跨进了屋里,一屋子的血腥味,陆嬷嬷一惊,走了出来,“皇上,您在外面稍等片刻,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快了。”

“朕要进去看看。”齐云敬迈着脚步,说什么也不听,陆嬷嬷也拦不住他,由着他进去了。

“溪谷。”

齐云敬坐到床边,风若见一只手伸出手,抓着他的衣摆,咬牙切齿的,“我们家没有双胎的遗传,可是为什么,又是两个!”

这就意味着她要生两次,这话一出,齐云敬无奈的握着她的手,“好好好,朕也觉得够了,我们有四个孩子了,我发誓,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了。”

“你最好给我牢牢记住!”不知道风若见哪里来的力气,居然还能锤他一下。

“娘娘,在用力一点,快了!”头又滑出来一点,桂嬷嬷惊喜的叫了一声,催着风若见用力。

一听桂嬷嬷的话,风若见赶紧双手紧握,揪着齐云敬的衣摆,一个用力。

“是个小皇子哎!”陆嬷嬷开心的说了一句,然后又说了一句恭喜皇上,接着就开始给孩子清理,包裹被子。

“娘娘继续用力,还有一个!”本来风若见已经累得想睡觉了,桂嬷嬷一句话,她的眼睛又睁得大大的,继续用力。

可能也是因为二胎的原因,这个孩子出来得比想象中的快。

“哈哈,恭喜皇上,又是一个小皇子!”陆嬷嬷接到第二个小孩子,继续清理血迹包被子,然后放到事先准备好的木摇床里面。

“溪谷,你听到了吗?”齐云敬激动的握住她的双手。

“听到了,你别啰嗦了,让我睡一会儿。”风若见是累的不行了,说完一闭眼,立刻就睡了过去。

看到她睡着,齐云敬这才给她掖了掖被角,整理了一下脸上凌乱的发丝,然后轻手轻脚的过去看孩子去了。

桃安轩外,太后一行人的脚步慢了一些,一个老嬷嬷开心的跑了过去,福了福身,“恭喜太后,怜嫔娘娘产下一对双生子,是两个小皇子。”

“什么?真的?”太后高兴地不得了,连忙加快了脚步,“快,快去看看哀家的乖孙孙。”

为了不吵到风若见,齐云敬已经吩咐他们把孩子的木摇篮搬到了外屋,关上门窗,放了屏风,奶娘也准备了三个,都等候在门外。

“母后。”看到太后她们进来,齐云敬收回了摸孩子小脸的手,走到门口,扶着太后倒了木摇篮旁边。

“哎呀,你看!真的又是跟皇上小时候是一模一样,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是哀家心里记得是清清楚楚。”太后也是喜欢得不得了,立刻吩咐雨芝将一个锦盒拿了过来。

“之前哀家给了兮儿一块血玉,又给了君儿一块蓝山玉珏,这一次,哀家准备了两把小玉锁,都是由蓝山玉打造而成,男孩子还是要佩戴蓝山玉,女孩子配血玉,亏得哀家一次性准备了四份,先前御医就说不可能是一个孩子,还好还好,一个没少,只是那两把血玉锁哀家存起来了,日后有小公主出生,刻上名字,多好。”太后亲自将玉锁放到了两个孩子的身边,蓝色的润光幽幽闪烁,真是绝世好玉。

“怜嫔辛苦了,人已经歇下了吗?”太后也是过来人,她能够理解女人生孩子会有多累,看着大家都到外屋来了,怜嫔就一定是累了睡下了。

“是,已经给娘娘擦洗了身子,也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娘娘已经睡了。”陆嬷嬷应声。

两个小家伙粉雕玉琢的,跟君儿兮儿一样漂亮可爱,太后是越看越喜欢,“真好,皇上,你给孩子们取好名字了吗?”

齐云敬也正好伸出手去碰了碰其中一个孩子的小耳朵,软软的,肉肉的,太后问话,齐云敬顿了顿,立刻陷入了沉思。

“璞石无光,千年磨砺,温润有方,不如,蓝山玉,子蓝和子玉。”齐云敬唇角噙笑,悠悠道来。

“真是好名字!”太后也同意,笑着点了点头。

“恭喜皇上。”妃嫔们一同祝贺。

“两个小家伙是有多喜欢太后,竟然赶在和太后同一天贺寿出生,臣妾就想着,怜嫔妹妹好像还不到生产的时间,怎的就生了,原来,是想和皇奶奶同一天生辰。”芳兰笑着说道,一句简单的话,逗得太后开心不已。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子君和子兮,这是风若见最初的意思。

明智七年,怜嫔产下双生子。

桃安轩怜嫔楚氏,恭良温厚,端庄贤淑,深得朕心,特封为孝怜皇后,赐封号'怜’。旨到之日,扩居桃安轩,承宠圣恩。

钦此。

番外。

山庄。

风翊站在山庄的门口,也许是多年没人打理的原因,山庄早已破旧不堪,结满了蜘蛛网。

抬头一看,多年前他和若见写的愿望在灯笼里面。

只是一时好奇,他亲自取了下来,一个是他的,一个是若见的。

他还记得,他当年写的‘如果可以,请让我陪伴你一生一世,可以吗’。

而风若见的那一个,里面写着‘若是孑然一身,我想和哥哥一起’。

可是,他们注定还是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