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血路救世

第168章 恐高?!

时间来到了周六的早上,聂睦雷已经收到了王奇的消息,药物已经开始批量生产,药效达到预期标准,现在已经开始加紧马力生产,只等这批人员培训完毕,投放到全国各地,就可以直接开始治疗哮喘了,到时候当然不能直接说治愈,只是会以国家的名义,说明对哮喘治疗有了重大突破,让各地区军区医院以招募志愿者的名义先进行实验性的治疗,这样最起码让别人找不到抹黑点,否则敌对国家肯定会以华国对民众身体健康不顾不问,还没得到证实的方法就大肆推广。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加上之前岛国的阴谋,华国肯定陷入被动,甚至一个不小心,国家都会陷入动乱。

不过这一切在华国根本不算事,华国的人口基数太大了,全国每个县铺一个点,然后军区医院背书,来的人肯定大把大把的,到时候,一下子治愈那么多哮喘病人,谁还不知道这个方法真的有效,岛国的阴谋不攻自破,还能大幅度的提高华国民众的凝聚力,而岛国到时肯定会懵逼吧,偷偷摸摸的搞了十几年,最后还是被华国直接一力破了。

早上9点,聂睦雷拿到了所有人的成绩,多少人满分,多少人错误一处,多少人错误两处,全都写的清清楚楚,达到全对的,超过5100人,这个人数绝对够了,剩下的几百人或多或少的有点错误,对此,聂睦雷已经很满意了。

“你们的成绩已经全部出来了,达到全对的有5100多人,今天你们再好好记忆一番,明天一早你们就会被安排到全国各大县城去,如果谁到时候出了乱子,别怪我去把你抓回来变成白痴!剩下的没过的,全都带下去,看守起来。”聂睦雷说话的时候那股子狠劲,加上融入了体内的杀气,直接让在场的这些军医都是汗毛都竖起来了,没有人露出兴奋的表情,几百人啊,要被洗去记忆,大概率变成白痴,这都是自己的战友,在一起学习生活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不过想到如果泄密了,国家会遇到的困境,所有人都不说话了,但是心情的沉痛是肯定的。

几百人依旧没人闹,全都被带下去了,5100多人回到了宿舍,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去看那已经熟透的针灸法,争取让这四套针灸方法变成自己的本能,一定不能在治疗的时候出现一丁点的差错,这是国家打破当前困境的唯一办法,3000多万人啊,全都需要他们的治疗,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要是每天针灸20个病人,一天也就十万人,但是每个人最起码都要针灸几天的,重期,危期的甚至要一个月,这样算下来,他们最起码要奋斗在这上面天天不休息也要5年以上才能治疗完,这还不算以后增加的那些哮喘病人,毕竟越到环境污染还是越来越严重了,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这种类似的病症。

几百个没全对的军医被一群士兵带着来到了一个大型的体育场地,看到里面之前的那几十个人,他们不禁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没想到最后大家都在这里相见了,或许明天过后,大家就都变成白痴了吧,想想就有点心痛的感觉啊,不过没人为难他们,这一点却是让他们很舒心,要是这时候还被人欺负一顿,那才叫R了狗了。

没等多久,那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医生来了,就是他要给自己洗掉这些天的记忆,可能让自己变成白痴,但是为什么对他恨不起来呢,应该是因为自己也觉得没记得这治疗方法是自己的错吧,如果一半人都没记得,那是他给的时间不够,那么他们或许会不服气,甚至会进行一番辩解,但是现在就他们这一小撮人,实在没办法说时间的问题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你们没有完全记得,我知道有的人基础差一点,中医方面更是只是触碰了一下,四天时间不足以让你们完全记得,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所以,本来按照之前的约定,你们注定要洗去记忆了,”说到这,大家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还是逃不过变成白痴的命运吗?“不过,我一想,这样对你们来说,太不公平了,我这个人又心善,决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这个机会不是什么好东西,会非常辛苦,甚至会有性命危险,这个机会对你们来说会付出更多,说不定比变成白痴更多,但我保证,这件事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现在,想要这个机会的举起你们的右手!”

唰!整齐划一,所有的人全都举起了右手,没有迟疑,没人愿意做白痴,宁可去死,更何况聂睦雷保证了那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能来的除了之前被踢出的那极少部分的人,这些都是爱国的人,没人会放弃一个尽忠的机会。

“很好,下面我说一下你们的安排,你们没有特别笨的,最多基础差,所以没有能够四天记完,但是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既然落后了,就要挨打,我倒不会打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记得方法不对,给病人治出毛病,总会有人打你们,所以你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继续背诵,如果到时候还记不全,那就当个无忧无虑的傻子吧,有没有信心?”聂睦雷说道。

“有!”所有人都声嘶力竭的吼道,一个星期背诵最后一种针灸术,还能记不得?不可能的,他们最差的都是前面的都记得了,就最后54针那个,记得不全,一个星期妥妥的。

“很好,他们全部记得了,所以被安排在了城市,县城,但是我们华国不只是有这些城市县城,还有许多山区,人迹罕至的地方,你们就别想去好地方了,哪里有人,哪里需要医生,你们就给我去哪里,你们本来也有自己擅长的病症,到时就给我地毯式的去治疗去,每走完一个地方,必须把当地的哮喘病人全部治疗完了。另外给我统计出来,当地人最容易生什么病,缺什么医生,少什么药,全都发到军区总医院去,他们会安排人过去,你们还要多看多听,要是哪块地方有什么明显的问题,出来后也要一并上报,国家自然会派人去核查。”聂睦雷说到这,稍微停了一下,他在观察这些人的反应,没有让他失望,虽说是安排他们去最穷最偏的地方,但是这些人一点没有在意,甚至最后那段收集信息的事情,让他们表情上出现了愕然,然后变成了惊喜,真正的做好事,为国奉献啊,一点不带参假的,苦,他们不怕,他们怕的是直接默默的变成白痴,变成家庭,国家的负担,从这里出去真的变成白痴的话,国家会养他们一辈子,但是那不是他们想要的,否则当什么军医啊。

“从你们的脸上,我看到了我想要的结果,希望你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冲劲,为那些需要你们的人做出更多的事情,为国家尽一份力,你们现在是没有番号的,等你们做出成绩,我会帮你们申请一个特别的番号,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有机会出现在上面。”从这一天开始,一个华国特殊行动小队的雏形就出现了,这些人常年出没在人迹罕至的山区,越是穷困的地方,遇到他们的概率越大,他们专门治疗哮喘,其他跌打损伤跟感冒发烧的药他们也有,普通的急救也会一些,哪里有什么大面积爆发的疾病,他们就会到那里,只要是人为的原因,不管那个人当时势力多大,在地方上多么的一手遮天,无法无天,很快就会有军队跟武警配合全面打击这种黑恶势力,他们的番号没人知道,但是山区的百姓们给他们起名叫神医部队,因为在当地人眼中,这些人不但会看病,还会治人,专治坏人。

“你们,做的事情,没人会去给你们宣传,也没人给你们荣誉,告诉我,你们会去做吗?”聂睦雷声音沉重。

“会!”依旧是整齐的喊声,却也带上了一份郑重。

“能做到最好吗?”聂睦雷继续发问。

“能!”拼尽全力的喊声,虽然只有几百人,却是比之前几千人都要来的猛烈,本来以为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交代了,现在不但不会这样结束,还能做出一番大事,怎么能不兴奋。

“很好,每年,我都会来看你们的,每年的今天我都会在这里见你们一次,希望你们明年一个都不少的来到这里。”这是聂睦雷的心声,可惜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山区的生活多艰苦就不说了,他们还担负着暗访当地的任务,那些赚黑心钱的人才不会由着他们,牺牲再说难免,聂睦雷清楚,他们也清楚,但是没人说破,看破不说破,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我们美好生活着的时候,总是会有人在负重前行。

这些人没有再从这里出去,他们的学习都是秘密进行的,只有苏市特战队跟虎堂的人在周围守着,到了明天那些人都会离开,分散到全国去,他们还要再学一个星期,才会分散到各个地方去,每个人去的地方都是抽签的,然后做好记录,如果有人失踪,自然会有人去查探,是什么原因都会知道。

“地五叔,我要替我师父去一趟黔省,你一起吗?”安排好了一切,聂睦雷找到了地五,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肯定要跟你一起去的,现在你师父那用不着我,那肯定要跟着你了,最起码把你安全的交还给他吧。”地五笑着说道,真如同一个长辈一般,两人的相处还是非常愉快的,聂睦雷还在这几天找机会给他跟其他虎堂的人治疗了一下身上的暗伤,这都是他们常年执行任务留下来的,治疗好后,他们的实力能发挥的更多,不会因为伤病影响了身手。

“行,那就一起订机票吧,答应了令狐家主今天到那边的。”聂睦雷笑着说道。

“交给我吧,”地五还没说完,电话就响起来了,他顿时暗叫不好,他们这种执行陪护任务的时候,一般不会再联系,一旦联系,说明肯定是有紧急任务了,“喂,我是地五,”果然不出所料,来任务了,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任务,“你说什么?人现在在哪?……他徒弟在,今天我们准备去黔省,跟那边有人约好了的……行,我们现在出发。”

“小雷啊,这事整的,我们现在必须立即赶往黔省军区,有几个人受了重伤,现在在飞机上,伤员情况不容乐观,那些医生看过资料了,都说没法救,就想让你师父出手,可惜你师父现在回山了,估计只有你才有可能治好了,他们离黔省近,我们直接坐战斗机过去。”一边说,地五就在前面招呼聂睦雷往停机坪赶去。

“地五叔放心吧,虽然医术没有师父厉害,但是稳住伤势绝对能做到。”聂睦雷没说自己一定能救,现在鬼知道是什么情况,国内的医生医术绝对不差,直接宣布无能为力,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

“行,有这样就行了,那些专家现在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才求到你这,能稳住病情,到时聚到一起想想办法,说不定就能救他们了。”地五说道。

聂睦雷心里默默的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如果有一丝可能,那些专家不会直接否定,肯定是因为他们觉得一丝可能都没有,才会做出这样说明。

聂睦雷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居然就是战斗机,也是没谁了,这里可不需要什么安排,直接检查完毕,通报一下,直接升空,速度非常快,看着地面越来越远,地上的东西越来越小,聂睦雷蛋疼了,他居然发现自己恐高,你敢相信一个天级高手,恐高!?地五发现聂睦雷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有点纳闷,说道:“小雷,还好吧?”

聂睦雷面色有点发白,说道:“没事,我眯会,到了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