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3章 (番外篇)我可真是个小骄傲~

金銮殿上,气势恢宏,群臣叩拜。

可此时高坐在龙椅上的男人,眉宇间却似乎隐隐透着些许不耐。

“还有何事要奏?”

群臣面面相觑,犹豫再三,也没人敢上前一步了,为首的丁相擦了擦额上的汗:“暂且,无事启奏。”

“退朝。”封君千果决的话音刚落,还没等群臣叩拜恭送,“嗖”的一下,影子都没了。

群臣呆呆的你看我我看你,才后知后觉的对着龙椅叩拜了一番,退朝了。

走出了金銮殿,便三三两两的议论了起来:“嘿你说这怪不怪,自打陛下登基以来,这封后大事耽误了多久?群臣都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见着有动静,这突如其来的,就封了皇后,自打皇后娘娘进宫以来这一个月,陛下回回早朝跑的比兔子还快,这谁敢耽误他功夫?”

“啧啧,这就说是新婚燕尔,我瞧着咱陛下也不像是对女人多感兴趣的人呐,难不成老夫从前看走了眼?”

“这还不算最莫名其妙的,关键是这皇后娘娘的来历身份,我才觉得奇怪呢!”这人说着,便压低了声音:“说是元武帝从前遗落在外的公主,如今寻回来了,念及对先帝的敬意,便封了这公主为后,可这元武帝都去世好几年了,如今冒出来个公主,说是他的就是他的?”

“嗨!既然陛下说是,那就肯定是,更何况,你没发现皇后娘娘生的跟那位······额······很相似?”

从前的言煜,已经成了众人不可说不可提的名讳。

如今的言煜·······却在紫龙宫睡的香甜。

这一个月,大寒朝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似乎从来不近女色的皇帝,突然封后了,从来放着紫龙宫不住,偏住栖霞殿的皇帝,如今屁颠屁颠的跟着皇后搬家了。

封君千赶回来的时候,朝服都还未换下,一阵风一般的轻声进入了屋内,一挥手让所有宫人们都在殿外候着,他轻轻掀开床上的帷幔,看着正窝在被窝里睡的香甜的人儿,大半张小脸都埋在被子里,像只蜗牛。

封君千微不可查的轻轻舒出一口气,仿佛放心了似的。

他们分明已经成亲了一个月了,他却依然常常怀疑自己是在梦里,怀疑如今的一切都是假的,怀疑她从来没有原谅他,也从未回到他身边。

每一次离开她,他都那么的不舍,还有那么的害怕,害怕自己再次回来,她又不见了。

封君千摸了摸她的脸,轻声喃喃的道:“还好。”

言煜皱了皱小脸,醒了过来,打着哈欠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封君千将她连人带被子一起捞进怀里:“嗯,想早点回来陪你。”

言煜睡眼惺忪的嗡嗡道:“你别总赶着回来,万一朝上有什么大事可怎么好?我又不会跑了。”

封君千没好气的轻哼一声:“如今这太平盛世,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这帮糟老头子为了点子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掰扯,如今我分了丁相的权,命他为左相,封了缪相,他们两家互相制衡,这朝中有些小纷争也是正常的。

还有!”

封君千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吓的言煜都睁大了眼睛仔细听,好像他是要说一件很郑重的事情。

“不许再说跑了离开我之类的话!”封君千一字一句的道。

言煜翻了个白眼儿。

封君千双眸微眯,捏着她的下巴:“怎么?现在我的话不管用了?看来是昨夜还没把你教训好是不是?”

言煜吓的小脸又白又红的,立马头如捣蒜:“好了好了!已经好了!”

她都下不来床了!!

封君千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在她唇上轻啄一下:“还困吗?我陪你再睡会儿?”

言煜哪儿敢让他陪着睡?陪着陪着就要开始了。

“我感觉自己已经很清醒了。”言煜严肃的道。

封君千这才将她抱下床来:“传膳!”

用过了早膳,封君千到底还有公务要处理,便也不能陪她了。

言煜正闲着呢。

便见小安子欢喜的蹦跶进来:“朝元郡主和林将军来了。”

言煜眼睛一亮:“快请进来。”

朝元和林肃一前一后的进来,若是不明白的人,还真以为是领导带着小弟来巡查了。

“参见皇后娘娘。”

言煜摆了摆手:“跟我客气什么?起来吧。”

朝元和林肃这才落了座:“不论如何,君臣之礼不可废。”

言煜也拗不过,只贼兮兮的笑:“你们这两口子可真是别扭的很,媳妇儿处的跟老板似的,相公处的跟小弟似的。”

林肃一向严肃的脸,此时有些发红,干咳了两声:“习惯了。”

朝元倒是后知后觉的看向林肃:“有吗?”

林肃:“没有。”

朝元对言煜道:“他说没有。”

言煜:“······”

OK我不跟你们两口子较劲。

“我和他能在一起,也多亏了陛下赐婚,我知道这其中必然有皇后娘娘的好意,今日前来,便是特意谢恩的。”朝元诚恳的道。

“这有什么可谢的?我还未正式谢你当年救我的恩情呢。”

朝元顿了顿,才道:“当年救娘娘的,我也仅仅只出了绵薄之力,而和另一个人比起来,朝元实在不算什么。”

言煜微微一怔,自然也想得到她说的是谁。

自从她答应嫁给封君千,缪宇暄便消失了,她再也听不到他的音信,也不知他怎么了,她其实一直,也都欠他一个对不起。

朝元将一封信递给言煜:“这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

言煜打开,细细的看了起来。

“阿煜,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在去往兴清谷的路上了,原本打算不告而别,却到底舍不下自己最后那一丝执念,原本赌气想着,此生也不要再见你,再与你说话,最终,还是写下了这信。

其实我知道,我无法怪你什么,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三年来,你无数次的拒绝我,我就该清醒的,可到底,到底我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丝的期待和奢望,万一,万一我就陪着你白头终老了呢?

如今想想,也的确可笑,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爱的不是我,我又何苦?

我大概,是在怪自己,爱的太晚,明白的太迟。

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我输的彻底,我也愿赌服输,离开这里,大概还是我真的小心眼,没有办法看着你与他甜蜜,听着坊间或者宫里议论你们的恩爱,所以我选择离开,听说兴清谷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还有十里桃林,顺着兴清谷往西,便是临渊国,北,便是大漠,我也不知我会接着往哪去,随心所向吧。

若是哪一日,我忘掉了你,可以坦然的站在你面前,不会有心慌,不会有妄想,或许那一日,我便回来了。

不论如何,还是要说一句言不由心的话:阿煜,祝你幸福。

哪怕这个人不是我,你也要幸福,因为我不想看着你难过。

珍重。”

一滴血顺着面颊滑下,滴落在薄弱的信纸上,打湿了字迹。

言煜轻轻笑了出来:“听说兴清谷的桃花天下一绝,他去了那里,不知是不是能招惹些桃花运,等哪日回来,也不是孤单一人了。”

对于缪宇暄,她心底到底还是有歉疚,这些年的感情,如今分别,却只是一纸信书告别。

若是他真的因此孤独一世,那她又如何过意的去?

朝元握住她的手:“会的,他会想得开的,你别太难过。”

“嗯。”言煜也笑了,如今这般,她已经满足了。

夜半。

言煜窝在封君千的怀里,把玩着他的发梢:“我听朝元说,她打算和林肃一起去北疆了,她说她还是不喜欢京中的生活,她喜欢北疆的寒风,战马,荒漠,还有鸣镝,她说,在那里,她才会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是个厉害的人,还是个自有的人。”

“你若是喜欢,等哪日我朝政稍缓,便带你去玩一阵就是,只是那里风沙大,气候干燥,我怕你如今这身子撑不住,还是把身子好好养几年才行。”封君千说到她的身体,眸光便深沉了下来,当初若非是他,她也不至于现在受这样的罪。

言煜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亲:“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呀,能吃能睡,薛神医说了,我这好生将养着,怕是日后要活一百岁,封君千,你若是活不过我,可怎么好呀。”

封君千也笑了,摸着她的小脸:“是啊,若是我走在前面,可真不放心你个小丫头要背着我做什么好事。”

言煜无辜的大眼睛眨呀眨:“什么事?”

封君千笑容凉飕飕了起来:“今日朝元来找你,不单单是辞别吧,还送了信?”

言煜好笑的道:“这你也知道了?缪宇暄走了,他便让朝元帮我带封信来告别而已,瞧你这样。”

“信呢?”封君千冷飕飕的道。

“烧了。”言煜就知道肯定逃不过封君千的眼睛,这事儿他肯定得知道,所以提早给烧掉了。

这信留着,就是炸弹啊!

她倒不是怕了给封君千看,关键是这醋罐子若是看了,只怕醋劲大发,不知道又要闹什么脾气,她哄的也费劲啊,所以,干脆就烧掉了。

封君千捏了捏她的小脸:“你倒是机灵的很。”

“哎呀,本来也没什么,就是跟我告别,说要去兴清谷那边,说那边桃花多,兴许就能招到桃花运,找个媳妇儿,不然看我们都成双成对的,连如翼怡人都在一起了,他看着不糟心啊?”

一边的小安子嘴角抽了抽,你睁眼说瞎话不怕缪少爷招雷劈你吗?

封君千哼了哼:“真的?”

言煜头如捣蒜:“真的呀!你以为能有什么事儿?我跟他三年都没处出什么男女之情来,如今他人都不在京城了,你还以为我们两能有什么猫腻不成?就算真有猫腻了,我回来找你干什么?我吃饱了撑得?”

封君千这才舒坦了,捏了捏她的小脸:“以后不许随便你跟他联系。”

其实封君千也知道,信的内容,她多半是瞎掰的,他就是想要她的一个承诺,一个态度,只要他确认了他家小媳妇对那缪宇暄没半点男女之情,缪宇暄再喜欢那也都不管用!

“好~”言煜甜甜的应下,便缩进了他的怀里。

封君千却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不过作为惩罚,今晚要好好安慰我。”

“嗷!你个禽兽,你昨晚分明答应我今天休战的,休战的!嗷!!”

封君千一挥手,扯落了床上的帷幔。

小安子机灵的摆起了紫龙宫太监大总管的架子哼哼两声:“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退下!”

一众宫人们立马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小安子得意又欢喜,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成为有权有势的大总管,现在终于实现啦!

我可真是个小骄傲~

——全文完——

同类热门
  • 绝色杀手:王妃有点狂绝色杀手:王妃有点狂扶纱02|古言本文一对一女强爽文,男主腹黑女主也腹黑斗智斗勇型。她是云王府最废柴的三小姐,娘死爹不疼,空落下一个废柴之名,受尽白眼。她上一世为天才杀手却被最亲密的人杀死,穿越异世王朝改写废柴历史。她云子姝不再相信任何人,曾经受尽的白眼她都要一一讨回来,遇神杀神遇鬼杀鬼,这乱世江山颠覆了又如何,大不了重新书写一片锦绣山河,她今朝绝不再让任何人而负。缘起缘灭一身白衣不染尘,恩怨情仇一起携手,共赏这万里山河。看废柴如何逆袭成功。有人说她不尊礼数,纨绔不化,好那就纨绔到底,闹皇宫谋天下一样都不落下。看有谁能耐我何。(小剧场)“本王的王妃向来刁蛮任性,本王也无可奈何”奕瑾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 第一侯第一侯希行|古言惨死重生十年前的李明楼 并没有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喜悦 要想当人,她只能先避锋芒
  • 幻月月失华四幻月月失华四狐月笙|古言人魔相恋,本便是禁忌,更莫说身份地位至高的他二人。那更像是一道枷锁,锁住的是他二人所有的爱恋。莫如,当真要与前人无异?轰轰烈烈地战一场?她并不想和他成为敌人,边境双绝,一绝已离,唯剩无双,当真?要与前人一样?生死相搏!喜欢本书的人可以加入这个书友群:133268289)么么哒~(^з^)-☆
  • 微醒微醒默寻|古言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江湖。慕容云从一开始你爱的就不是我。
  • 嗜血女王:王夫给我滚嗜血女王:王夫给我滚幻情殇訫|古言“月儿,来嘛!!”说着梦璃月被众男推到,吃干抹净之后众男一致觉得梦璃月太火辣,他们表示欲罢不能。她,璃月21世纪得“杀神”,一朝穿越梦家大小姐梦璃月身上,他们欠她的债,她替她一笔一笔讨回。什么庶母,渣男未婚夫,恶毒庶妹统统给我滚,滚,滚。。。。。
  • 一曲挽歌终婉歌一曲挽歌终婉歌苏卡丘|古言一张书桌,居然是2个时空。于是莫名其妙被书桌吞了手机的苏婉不淡定了,纸条,零食,外加一只小乌龟,你是谁?whoareyou?书桌的另一边,另一半时空的江幕凡也不淡定了。他好好的看着书,突然出现一个亮着的小盒子,上面居然有着一个穿衣如此裸露的女子,哼,不堪入目!他只想好好的画幅画而已,谁能告诉他,这只从他墨水中爬出来毁了他一副画的乌龟,是哪来的?“你是谁,whoareyou?”为何会有如此丑的字,后面的又是什么意思。
  • 魔后:我的老公是个神魔后:我的老公是个神蓝色玻璃瓶|古言只是去X国盗取资料,谁知遭人暗算在直升机装上了多个微型炸弹。一觉醒来,成了不知名国家的宰相千金,却发现原来她不是宰相之女,那她的身世是什么?哼!一个现代的灵魂去到古代,要修炼玄!?说她太迟学没可能厉害?!她就弄个七阶巅峰外加魔族后代给你看,吓死你!至于伴侣方面嘛~她不知道,听天由命吧!
  • 佞相之妻佞相之妻弥十六|古言前世穿越为贵妃的楚岫玉为了家族斗了一世,最终被人暗害,她醒来后发现自己重生成了太师府懦落无能的胖子嫡女苏映雪,她发誓这辈子要为自己活,不再受人掌控,本以为这一世可以隐藏身份发挥经商天赋,安静当一个女强人,没想到被世人口中的佞相给盯上了,身不由己卷入了朝廷纷争中……
  • 邪魅王爷的腹黑嫡女妃邪魅王爷的腹黑嫡女妃蜜幂蜂|古言她,是21世纪的孤儿,被师傅所收留,从此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命;她,北星帝国的天才,却在十岁那年变为废材。当她和她结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当她得知那个残废王爷兼她相公是他的时候她不能淡定了:我去,是谁说这个人是个残废且不能人道了?你给老娘滚出来!这个人明明能走能跳,每天满脑子想着那些龌龊的事情!“喂!你干什么!放开我!你个大色狼!”“娘子,今天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哦~”“你给老娘滚!!!”
  • 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水弄月|古言她,21世纪著名法医,技艺超群,在一次验尸中意外穿越,成为了大家族人人可欺的五小姐。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治得了花柳,验得了死尸,扮得了傀儡,还肩负振兴二房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