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科幻开心丧尸

第184章 尾声

杨霜将战甲的能量耗尽绝大部分,才堪堪躲过了核弹的爆炸范围,但回首望去,还是能感受到那炽热的高温。

杨霜也立刻躲了起来,核武器的辐射也是致命的,不得不小心一点。

这时,通讯器响了起来,对面传来了刘晓冬断断续续的声音:“杨副队长,你还活着吗?”

“是的,我还活着。”杨霜的声音很疲惫。

“哈哈,还是核弹厉害,这次行动虽然牺牲了很多人,但是最后还是胜利了,杨霜副队长也是立了大功一件啊!”刘晓冬的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杨霜沉默了片刻,兴致缺缺的说:“恭喜刘副指挥了,现在来接我吧,我累了。”

“好好,马上就派人去接你,你好好休息。”

杨霜和总部断开联系之后,依靠着一处断裂的墙壁坐着,低着头回想着壮烈牺牲的兄弟们,心里第一次感觉到了失落,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而此刻,王言和鸦皇正面对着一个严峻的挑战,韩非远居然还活着!

韩非远在宣泄了一通之后,也发现了王言和鸦皇,他也有些惊讶。

“你们,居然也还活着?还有,这是个什么招式?竟有如此大的威力?”韩非远指着核弹的中心问道。

鸦皇抬高声音大喊着:“(这是你不懂的招式,其实我们也不懂,很厉害就是了!)”

说完这些,鸦皇打算带着王言立刻,毕竟现在的两个丧尸都没什么战斗能力了。

远处的韩非远并没有追上来,他的身体摇晃着,明显站立不稳,但毅然决然的朝着最后一片乌云的方向走去。

“(鸦皇,等一下,咱们不能走。你看韩非远,他虽然活了下来,但是明显深受重伤,这是个机会!)”王言看向鸦皇,眼神中透露着狂热。

“(啊?你不会还想要杀了他吧?大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不是对手,赶紧走吧。)”鸦皇愁眉苦脸的拉着王言继续向前走。

“(就这么算了吗?我们的同伴,口罩、大块、银月等等所有的同伴都死了,就这么算了吗?还有这个A市,还有这场丧尸灾难,我们为什么会成为丧尸?就这么算了吗?)”王言突然用力挣脱了鸦皇的手,一脸严肃的问道。

鸦皇用手捂着脸:“(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我们也是强弩之末,再去可能还是送死。)”

“(你只要把我送过去就好,我现在这个样子,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但是我还有一战之力呢!)”王言认真的看着鸦皇,他的右眼变成一团墨色,如同黑洞一样深邃无比。

鸦皇犹豫片刻,一咬牙:“(好!谁还没死过呢,也不怕再死一次,听你的了!)”

于是鸦皇带着王言朝韩非远追去,这也是鸦皇最后的能量了。

终于,在这一片乌云之下,鸦皇和王言追上了韩非远。

“(接下来这么做啊?)”鸦皇问。

“(把我扔过去。)”王言说。

“(嗯?)”鸦皇再问。

“(就是扔过去就行,然后你就走吧。)”王言解释。

最后一片乌云之下,气温总算是降低了一些,韩非远感觉很舒服。但他又看到了那两个丧尸,心里又感觉很不舒服。

“本来想放你们两个一条生路,没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韩非远很愤怒,配合着他现在赤红的脸显得十分狰狞。

“(那你动手啊,别控制,来啊。)”王言咬定韩非远是在虚张声势,朝着韩非远挑衅起来。

事实也的确如王言所想,韩非远现在能活下来的代价,就是耗尽了整个珠子的能量,必须要时间修炼。现在的他实力大减,所剩的能量微乎其微,恐怕连A级丧尸都打不过。

所以虽然韩非远十分的愤怒,但一直没有出手,任由王言挑衅。

鸦皇也看出来了些门道,于是他听从王言的说法,将王言整个身体扔了过去,韩非远居然不能躲闪,被王言撞倒在地。

韩非远更加愤怒了,使用出最后的能量,右手握拳,在拳头外形成一圈黑气,但这层黑气很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给吹飞了。

而王言则张大右眼,纯墨色的眼球爆发出惊人的吸力,韩非远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拳头上的能量被王言吸进了体内。

“我去你的!”韩非远一把将王言推开,自己也爬了起来。(这个丧尸居然能吸收我的能量,以前居然没有发现。不行,不能在耽搁了,要赶快离开!)

想到这里,韩非远右手拍向空中,手掌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黑洞,这个黑洞只有一个碗大小,同样看不出什么。

韩非远将手伸进了黑洞之中,在把手抽出来后,手上就出现了一个长长的符纸,这个符咒是黄色的纸画着红色的符咒,看起来神秘莫测。随后那个黑洞便随风消逝了,没有留下痕迹。

王言不知道这个符纸是干什么的,但他知道准没好事,不能让韩非远如愿。于是王言将吸收到的能量再次汇聚到左眼,一道红色的激光朝符纸射去。

韩非远急忙躲闪,同时用手来遮挡。这一发激光没有照射到符纸,但将韩非远的左手射穿了一个洞。

韩非远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他还是第一次在丧尸手里受了伤。

但是韩非远又看了看天空,剩下的这一小片乌云,马上就要降下一道闪电了,可不能在出事端。

于是韩非远居然默默忍受了王言的攻击,转身举起符纸,迎向天空,现在的他最想的就是离开这里。

随后一道闪电劈下,正中韩非远手上的符纸,而韩非远居然抗住了这道闪电,完全没有受伤。

随后这道符纸受到雷电的攻击,迅速燃烧,黑色的灰烬散落在天空,随着风在半空中飘散,居然形成了一个灰色的传送门,门的另一端一片混沌,看不出是在哪里。韩非远长舒一口气,转过身用手点了点王言:“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

说完这句话,韩非远一跃而起,穿过了那道门,消失不见了。剩下的传送门开始慢慢收缩。

“(鸦皇!鸦皇!,快过来!)”王言声嘶力竭的大喊起来。

鸦皇也并没有跑远,立刻来到了王言的身边。

“(怎么了?)”

“(把我往那个门里扔!快!)”王言的语气十分焦急。

鸦皇立刻抬起王言,用尽全身的力气朝传送门扔了上去。

王言看着逐渐缩小的门,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哪怕只能过去一个头,我也要看看那个世界的样子。韩非远,你破坏了我们的世界,我也要让你也感受一下这种绝望。只要我还能活下来,我一定会变强,我一定会报仇的!)

最后关头,王言的头穿过了传送门,然后传送门立刻缩小,随即消失不见,王言剩下的身体呈一个抛物线落在了地面上。

鸦皇赶紧跑了过去,呆呆的看着王言剩下的身体,或者说尸体,再也说不出话了。

周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天空的乌云悄然散开,不知何时已经入夜,皎洁的月光一如既往的照耀着大地,大地却是一片死寂。

鸦皇坐了很久,终于站起身离开了这里,不同的是他抱着一具无首无臂无腿的尸体。

“(阎王兄弟,希望你还能活着,也希望你还能回来,你的这个身子,我给你守着。呵,现在就剩我自己了,我该去哪呢?)”

韩非远走了,留下了一片狼藉。

王言走了,留下了孤单的鸦皇。

鸦皇也走了,留下了一地洁白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