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轻拂黄沙

第621章 朔望

正阳宫的朔望朝拜开始了。

皇后姜黎端坐正位还在琢磨心事之间,宫妃们已经按照品级陆续进得宫来,个个都大礼参拜。

看到其中不乏千娇百媚不输苏妲己的,在自己面前一样乖顺如猫儿,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姜后不禁自得地轻轻吁出一口气,这几年的苦心经营,到底没有白费,今天就要好好给苏妲己这贱人一点颜色看看!

“寿仙宫苏美人到!”内官高声唱名。

来了!

庭前,苏妲己正拜将下来,腰肢细软如折柳扶风,娇声呖呖地说道:

“有苏氏妲己女拜见帝后千岁千千岁!妲己朝拜来迟,万望帝后恕罪!”

见这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在自己身前款款拜倒,姜黎从宝座上向下望去,一片鸦鸦青鬓之下是幼白细腻如新雪的肌肤,衬托天鹅般优美的脖颈,真是我见犹怜。

确实漂亮,可惜遇到了自己,想到这里,姜黎投去厌恶的一瞥,随即把眼光收了回来。

浑身上下反而一振,一股兴奋和嗜血的战意升起,多久没有和宫妃交手了?

怕是有几年了吧!上一次还是最近进宫一年的时候,那以后似乎就没有人敢再让自己不满了。

姜黎脸上却是纹丝不露,温言微笑,手中虚扶:“苏美人伴驾辛苦,不必多礼,请起吧!”

她同时不露声色地瞟了黄贵妃一眼,黄妃会意,“这就是苏美人?”

姜后曰:“正是。”

黄贵妃面色一沉,顿时一声娇喝!

“苏妲己!你好大胆!”

黄贵妃不愧武将世家出生,中气十足,苏妲己被她这一嗓子直接惊呆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

“帝后仁慈,你安敢如此怠慢?”

“大礼之日你居然媚妆浓抹,让人都难以识辨,怎配列身后宫?”

“朔望朝拜乃后宫大礼,各宫宫妃位份个个高过于你,尚且早早前来,恭言肃静大礼参拜,你一小小美人,何敢如此尊大,竟然来得如此之迟,让满宫上下等你一人?”

黄贵妃的连番追问,等苏妲己回过神来,大惊之下花容失色。

来前心中也是忐忑,担心帝后因为上次被帝辛扫了颜面迁怒自己。只是朔望参拜乃是大礼不容躲避,今天特地素颜淡妆前来,又恭敬甘词,祈望不要再逆了帝后的眼。

未料帝后果然不负贤后之名,并未为难自己。倒是黄贵妃率先发难!

忙忙辩解,“启禀贵妃,妲己岂敢不尊帝后,怠慢各位姐姐!今日也不曾上妆,参拜来迟皆因皇上今日偶有不适,未去上朝,妲己伺候皇上用过早点茶饭才得前来,万望帝后、贵妃恕罪!”

服侍皇上来迟!这个理由啊呵呵呵,一众宫妃顿时耳语起来,嗡嗡声不绝,间或还有几道嫉妒的眼刀暗暗抛向跪在庭前的妲己。

玄辛帝女色上不甚着意,后宫女子都无宠,大家倒也相安,猛听到苏妲己竟然如此得皇上娇惯爱宠,心中都是酸涩妒忌。

黄贵妃入宫本就是玄辛帝和黄飞虎谋划的产物,加上黄妃相貌英气勃勃,少了几分女儿娇软,在玄辛帝面前宠爱更少。

姜后的刻意笼络下,依仗帝后的扶持,方在后宫保有几分脸面,闻听妲己此言正是扎在心头一根大刺,顿时大怒!

帝后所言果然不错,这有苏氏就是一个狐狸精,几天就把皇上哄得五迷三道地,连早朝都不上了!

这等祸乱宫闱的妖**妇,岂能留得!

“苏妲己,你还敢巧言掩饰!帝君在寿仙宫,不分昼夜宣淫作乐,不理朝政法纪混淆,你不但无一言规谏,还以歌舞酒色迷惑帝君,坏成帝国之大典,误国家之安危,是皆汝之作俑也。我等宫妃,只合恭敬伺候皇上,保重皇上龙体,劝勉皇上励精图治,似你这等魅惑圣主之行,危害帝国基石,便是奸邪!本宫身为贵妃,岂容宵小猖獗,这等行为,却是容不得!”

“中官何在?将苏妲己就在这庭前褫去外衣,打二十小杖以儆效尤!”

黄贵妃出身武将世家,一一开口就直截了当。

苏妲己没有想到黄贵妃不听自己辩解,说打就打,搬出玄辛帝名号不仅没用,还似乎更加触发了她的怒气,一时间心乱如麻。

要是这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些中官当众拿下,褫衣受杖,不说打成什么样子,这份羞辱下来,也就断了自己的活路。

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地急急看向姜后,眼中拼命祈求。

看到妲己慌做一团,姜后心里顿出一口恶气,凭你在帝辛那里如何得宠,后宫还是本后的天下!妖媚作乱,一个个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死!

然而,此时还不能要她性命。

和帝辛交恶是其一,逼反有苏氏,危及皇儿将来的江山才是大事!

这个苏氏女嘛,松一松紧一紧,如果能够打掉她的嚣张气焰,像黄贵妃那样,将来可以收归己用,还是不错的!

这么多年了,难得有女人能够入得了玄辛帝之眼,此女将来大有用处!

“贵妃勿怒!”姜后雍容优雅地起身,款款言道:

“贵妃所言,甚为有理!然苏美人刚刚进宫,宫廷大礼尚不熟悉,还当细心教导,失礼之处,贵妃请看本宫薄面,大度放过吧!”

黄贵妃为妲己激怒,这时是真心想发落她,最好令众宫妃围观她挨打,好好打打这个狐媚子的嚣张气焰!

但是姜后发言,她不敢不听,只能暗自忍耐,“帝后宽仁,臣妾敢不从命!”

姜后转身面对妲己,看到妲己一幅惊魂初定,感激万分的表情,心中不由大畅。

眼角余光又见一旁的杨贵妃也略有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子,掩饰般地端起茶水轻抿一口,更是舒心畅意。

“苏美人,你庭前失礼,今天小杖可免,责罚却难逃,不然何以服众?便禁足寿仙宫三个月,专心抄录宫规一百遍,此等过错,今后不可再犯,你可心服?”

话说到这里,姜黎忍不住脸上微有得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