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科幻朝之歌

第132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也许她现在正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但她的结局跟你是一样的——注定要被人类消灭掉。所以对于我们来讲,蜂后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是不允许被存在的。”

陆怀州的话一直在顾风临的脑海中回荡。

这句话,陆怀州是说给得一听的,同时,也是说给当时站在监视器前的顾风临听的。

顾风临明白,陆怀州和徐绽青已经开始怀疑左新的真实身份了,一旦被他们找出左新即是蜂后的证据,那么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个后患抹杀掉。

——他必须将左新保护的死死的,不能流出一点破绽。

此刻的他正站在管理署的顶楼,推开面前的这扇门,他就能看到他深爱的左新,离开这扇门,他就要面对来自整栋大楼和整个世界的压力。

顾风临整理了一下有些松散的领口,深呼了一口气之后,轻轻推门而入。

一开门,就看到左新正坐在沙发上,朝歌带着一身侍者的打扮站在她面前。

在推门而入的瞬间,顾风临很清楚地看到了左新嘴角处挂着的笑容——她在笑什么?朝歌又逗她开心了?与机械人呆在一起,她就真的这么开心吗?

听到开门声后,左新立刻回头,当她对上顾风临那双漂亮的眼睛时,脸蛋瞬间被一层名为担忧的灰雾所笼罩——

她快速站起身跑过去抱住他的脖子:“你回来了。”

“嗯。”顾风临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安抚着。

此刻外面的天空已经变成了浓郁的黑色,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点。

明天,也就是12个小时之后,便是顾风临的就职典礼。

“礼服都准备好了吗?”他问道。

“嗯,朝歌都帮我打理好了。”左新回头对朝歌做了个眼神示意,对方立刻会意,对顾风临说道:“顾先生请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明天我一定会让主人变成全场最耀眼的人。”

“好。”顾风临故意没有去看朝歌,而是用手托着左新的后脑勺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明天你什么都不要操心,只需要跟着我就好。”

“好嘞。”左新答应的十分爽快。

顾风临却十分严肃地抓住她的手腕:“记住,不要乱跑,一定不能离开我身边。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安排人保护你。你要躲起来,懂吗?”

“嗯……嗯。”左新还不太能理解他话里的深虑和担忧,但为了哄他开心,她还是第一时间点头答应。

“我让朝歌做了份晚餐,走,先去吃点东西补充下体力。”

“好。”

朝歌十分配合地把做好的饭菜摆在茶几上,还贴心地给顾风临倒了一杯温水。

顾风临的屁股刚刚落到椅子上,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来电人正是远在家里独守空房的寂寞男孩秦萧。

顾风临一边拿筷子一边接电话:“喂?”

“你今晚还回不回来了啊?”

“不回去了。”

“哦。”电话那头传来了“汪汪”的叫声,“听见没,你一说不回家,连家里的狗都对你有意见了。”

顾风临轻声笑了笑,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有了片刻的放松。

这一笑被左新敏感地察觉到了。

最近顾风临总是板着脸一副忧国忧民苦大仇深的样子,虽然他对左新的态度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但左新已经记不起他到底有多久没有对自己崭露过这种发自内心的、心情舒畅的笑容了。

“帮我照顾好玫玫,我忙完之后就会回去。”

“空手回来啊?不给人家买点狗粮什么的?”

“买,给玫玫买一大包带回去。”

“哦,合着我在这家里的地位还不如狗是吧?它都有礼物,我什么都没有?”

“……那你想要什么?”

“嗯…那我可得好好想想。”秦萧一边抽烟一边抠脚,“那我就勉为其难要一张明天你就职典礼的入场券吧。”

“这个不行。”顾风临拒绝的非常果断。

“切,就知道你个吝啬鬼不给。”

“可以给你买新的游戏机,但入场券不行。明天…”顾风临顿了一下,眼神往左新那里瞟了一下,“明天对我而言很重要,我不能出任何差错。”

秦萧掐灭手中的香烟,忽然正经起来:“差错?”

“……没事,你不用担心。”

“顾风临,我们已经结盟了,记得吗?我们曾经做过约定,我会在背后做你的护盾,而你也要成为一支合格的长矛,带领人类击溃敌人。”

顾风临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我记得。”

“你应该很清楚你的敌人是谁。”

顾风临看了眼左新,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丝浅淡的迷茫:“嗯。”

秦萧:“我跟你要面对的敌人是一样的。”

顾风临没有说话。

“你想要击溃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

——也是我的敌人。

那么秦萧,会把左新也视作是敌人吗?顾风临的眼神又变得跟以前一样忧愁密布,似乎除了他自己,他周围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把左新视为潜在的敌人。

秦萧:“我知道你习惯于自己去解决那些棘手的问题,但现在的情况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你需要帮手,顾风临。我也许不能立刻就帮到你,但只要我在,就一定会尽全力去帮助你。”

顾风临看着左新,左新也看着他。

秦萧:“所以明天的典礼我必须要去。”

尽管顾风临已经把典礼各处的安保措施都布置地十分完善了,但他仍旧怕机械联盟的人会借此机会搞事情,不对,准确的说,他怕的是,当机械联盟的人大举反抗大旗的时候,左新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进而暴露她的真实身份。

身为蜂后的左新,不可能在人类主宰的社会有立足之地。

秦萧也好、徐绽青也好、陆怀州也好,都不可能会在确认了左新的真实身份之后,还放她好好地过普通人的生活。

“说话,顾风临。”

顾风临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

忽然,左新把手覆盖到他的手背上。

顾风临抬眼一看,发现左新正用温柔而坚定的眼神看着自己,那大大的眼睛仿佛在说: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仅仅在犹豫了一秒钟之后,顾风临便对秦萧说道:“好,你明早7点之前过来,我会安排人去接你。”

——如果完全从保护左新的角度去思考,顾风临认为他不应该让秦萧过来。因为左新一旦暴露身份,那她的周围将全都是敌人,他不想让秦萧也变成左新的对立面。

但他终究是选择让身为护盾的秦萧来了,这到底是因为他有自信可以掌控一切,还是因为他为左新付出的感情,终究是没有赢过为人类付出的理智呢?

顾风临轻轻晃了晃脑袋,不去思考这些问题。

秦萧倒是显得非常开心:”好,明天我可要准时到,再给你秀一把我新买的小西装。”

“好。”

挂完电话,顾风临忽然没什么心情吃晚餐了。

“不想吃了?”左新歪着头问道。

“嗯。”

左新笑了笑:“虽然我并不会感到饥饿,但我知道人一旦饿起来是很难受的。”

顾风临只好重新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调侃:“有的时候我还真羡慕你,不用体验那些不好的感觉,也不用浪费时间去吃饭。”

“嗯……也不能这么说,没有饥饿感,就意味着也体会不到饱腹感,会少很多乐趣的。”

“哧。可以获得饱腹感的地方可不只有餐桌。”

“嗯?”左新懵了,“什么?还有什么地…啊你怎么这样!”

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之后,左新立刻从耳根红透了半边脸,“你…你太坏了,不陪你吃了,哼。”

左新气鼓鼓地站起来,气鼓鼓地走进了暗室里面。

朝歌get不到他们的点,一脸疑惑地看着顾风临:“顾先生,我的主人她为什么生气?”

“因为接下来我跟她交谈的地方不在这里。”顾风临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迈着轻松的步伐走进了暗室。

留下朝歌一台机子在办公室里面思考左新刚刚为什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