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神震魔怒

第707章 为何而活?

血嗜与兽痕的目光,缓缓自它们身上收了回来,一时都沉默不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兽神忽然微笑道:“其实,它们反而比我们快乐,不是么?”

血嗜没有说话。

“好吧,”兽痕淡淡一笑,转过了身子,脸上的倦容似乎又深了一些,道:“你到这里是所为何事,是为了杀我吗?”

血嗜摇了摇头。

兽痕倒是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失笑道:“想不到竟还有人不想杀我的,我倒是没有料到。这数月来,用你们这些人类的话来说,我荼毒天下,浩劫苍生,本是罪该万死的人,你却怎会不想杀我?”

血嗜默然,看着兽痕,兽痕也望着他,两个男人之间,那团火焰正静静燃烧,同时倒映在他们的眼眸之中。

“我应该想杀你吗?”

“不应该吗?”

沉默了很久,很久……

“或许吧!”血嗜的脸上,忽然现出很复杂的神情,有那么几分追忆,几分痛楚,还有几分隐约的迷惘。面对着这个世间最凶恶的魔头妖孽,他却似乎能完全放开了心怀,全然没有在其他人面前的那种漠然自闭。

“换了是在十年之前,我定然全心全意要为了天下苍生除害,纵然知道我力有不足,但终究也不能后退半步。可是现在……”

兽痕盯着他,追问道:“可是?”

血嗜脸上的迷惘之色更重,缓缓道:“我只是突然觉得,这天下苍生,与我又有何干系?我毕生心愿,只是想好好的平凡过一辈子罢了,我不要学道,不要修仙,甚至连长生不老我也不想要的。”

兽痕脸上的神情,突然也变了,他的眼神从隐隐的讥笑变成了庄重,甚至其中竟带了几分与血嗜隐隐相似的迷惘,仿佛是什么,触动了他深心里的某处。

他忽然道:“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血嗜漠然一笑,慢慢抬头仰望上空,只是那里却只是这古老洞穴里深沉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他道:“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也曾想过,或许能够回到十年之前,我在青竹峰上的日子?又或许,我梦想干脆回到儿时,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只是,”他低低苦笑一声,道:“这中间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我又怎能割舍忘却?”

兽痕沉默了片刻,道:“你后悔了吗?”

血嗜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他重新看向兽痕,望着火焰光芒背后那双眼睛,摇了摇头。

兽痕冷笑一声,道:“以你说来,你半生坎坷,伤心往事颇多,但此番我问你,你却又不后悔,这又怎么说?”

血嗜道:“我半生坎坷,却多不由我。我欲平凡度日,却卷入正道之争;我欲安心修行,却成了妖道之人;我愿真心对人,却不料种错情根,待我明白真心,我是谁的时候……”

他的脸,慢慢现出凄凉之色,终究也没有再说下去,半晌之后,他才低声道:“后悔?我怎么能后悔,我后悔又有什么用……”

兽痕默默看着站在那里的那个男子,十年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容颜上刻画出多少沧桑痕迹,只是他站在那里的身影,却显得那般疲惫。兽痕甚至忍不住开始想像,那个十年之前的少年,却又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两个男人之间,陷入了沉默,仿佛他们都不知不觉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每个人的一生,过往的往事,又有多少值得我们追忆的呢?

十年?百年?千年……

还是终究要在时光中慢慢消磨,默默逝去?

兽痕默然想着,脸上的疲倦之色更重了,他的眼神,慢慢的移到那个古老洞穴的洞口方向,隔着无尽的黑暗,在遥远地方,还有个人影孤独伫立在那里吧?

这样的一生,却又是怎样的一生?

他忽然向血嗜问道:“你说,活着是为了什么?”

“活着是为了什么?……”血嗜低低默诵了一遍,默然半晌,抬头道:“我不知道,只是我这一生,仿佛都是为了别人活着的。”

兽痕怔了一下,自言自语:“为了别人而活,那我呢!我又是为了谁而活?”

血嗜略感意外,显然没有想到兽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即,他却又皱了皱眉,显然回想起刚才自己的言辞,感觉有些意外,怎会这般说话出来。